成功网 慧悦潜意识CD


每个行为都是一个自我定义的行为

 

本文摘自尼尔.唐纳德.沃尔什与神对话》(第5卷)

成功网会员免费申领潜意识开发指南VCD

参与社区交流:http://bbs.8801.net/forum-3-1.html

尼尔·唐纳德·沃尔什(Neale Donald Walsch)

18、玫瑰是否必须比鸢尾花“更好”

为什么这些美妙的真理没有从一开始便教给我们?金科玉律以前便那么美,现在它甚至更有道理了。它是完美地对称的。逻辑的循环已完成。

我们看见它的理由了。我们明白为什么应用这智慧对我们自己最有利。它不再是个利他主义的举动,而是实用的。对我们是行得通的。那为什么没从一开始便这样教给孩子金科玉律呢?

问题不在为什么没在过去做到这点。问题是,在未来你预备做什么?所以,去吧,教导所有的国家,将这新福音传播得既广又远。

我们全是一体的。

我们的方式并非更好的方式,我们的只不过是另一个方式。

宣读它,不仅从你们教堂的讲坛,也从你们政府的大厅:不仅在你们的教堂,也在你们的学校:不仅透过你们的集体良心,并且也透过你们集体的经济。

此时此地,使你们的性灵(Spirituality)成为真的、落实的。

你所说的听起来像是政治化我们的性灵。然而有些人说,性灵和政治是不该相混的。

你无法避免政治化你们的性灵。你们的政治观点,就是你们展现出来的性灵。

然而,或许这并无关政治化你们的性灵,而是灵性化你们的政治。

但我以为国家和教会理当分开。当我们试着结合宗教和政治时,不是就惹上麻烦了吗?

的确,你们是的。但我所说的并不是那样。

你们也许决定了教会和国家最好各管各的。根据你们的结果,你们也许决定宗教和政治不可相混。但在另一方面而言,性灵则或许是另一回事。

也许你们决定教会与国家应该分离的理由是,教会意指一种特定的观点,一种特定的宗教信仰。你们或许观察到,当这种信仰启发了你们的政治,你们就创造出绝大的争议和政治上的争斗。这是因为并非所有的人都抱持着同样的宗教信仰。事实上,甚至并非所有的人都参与了任何形式的宗教或教会。

但另一方面而言,性灵是普遍性的,所有的人都参与其中。所有的人都赞同它。

是吗?你差点唬到我了呢!

他们是的。纵使他们不知道,纵使他们并不那样称它。这是因为“性灵”就是生命本身,如它现在的样子。

“性灵”说,所有的东西都是生命的一部分,而这是没有人能不同意的一个声明。关于是否有一位神,是否所有的东西都是神的一部分,你们可以尽量去争论,但你们无法争论生命是在的,而所有的东西都是生命的一部分。

那么,剩下的唯一讨论,生命与神是否同一回事。而我告诉你,它们是的。

甚至一个不可知论者——甚至一个无神论者——都会同意,在宇宙里有些力量在将全都维持在一起。有某样东西开始了所有的一切。而如果有开始这一切的某样东西,在你们现在所知的宇宙存在之前,就必然有某样东西存在。

宇宙并不只是无中生有(out or thin air)的爆入存在。而如果它是,那“无”(thin air)便是某样东西。而纵使你说,宇宙是由完全的空无爆入存在的,你仍然必须与第一因的问题打交道,是什么导致了某样东西由完全的空无升起?

第一因即生命本身,表现在具体的形式里。它即生命,在形成中(in formation)没人能反对这点,因为很显然它是“本来如此”。不过,关于如何描写这过程,称它什么,它暗示了什么,结论是什么,你们可以争论不已。(而你们也这样做了!)

然而我告诉过你,这是神。这是你们说神这个字的意思,你们一直是这个意思。神是第一因。不动的推动者。在现在是的东西之前曾经是的东西。在现在是的东西不再是之后将来会是的东西。始与终。开始与结束。

我再次告诉你,生命与神是可以互换的字眼。如果你在观察的过程,即生命在形成过程,那么它就如我先前告诉过你的:你们全是在形成中的神(God in formation)。那即是,你们是神的信息(God’s information)。

好吧,我假设那没问题……但这与任何事,尤其是政治又有何相关呢?

如果性灵是生命的另一个字眼,那么性灵的东西就是肯定生命的东西。所以,将性灵注入你们的政治里,会使得所有的政治活动和所有的政治决定是肯定生命的。

的确,这就是你们试图以政治去做的事。那就是我为何说,你们的政治观点是你们展现出的性灵。你们创造出政治的唯一理由是,制造一个体系,而借由它可以和谐、快乐、和平的生活。那即是说,一个生命本身可借之被肯定的体系。

我从未以那种方式思考过它。

那些创立你们国家的人曾想到过。美国有一条宪法,它说,你们全都是生而平等的,具有某些不可让渡的权利,其中有生、自由及追求快乐的权利。你们的政府是建基于,人类可以建构一个保证这些权利的自我治理的体系。

每个地方的所有政府基本上都是为了同样的理由被创立的。政府的形式可能有所不同,但目的则永远不会相异。不同的文化与社会可能以不同方式说出他们的想法,以及如何达成它们的方法,但他们的愿望基本上是相同的。

那么,你明白了吗?政府和政治是创造出来以保证你们可以体验性灵是什么——那即是生命本身。

不过,大多数人仍然不想听神谈政治,或政治性议题。无论何时,当我在我们基金会的简讯里写受到《与神对话》影响的政治性议题时,我便开始收到了负面的信件。“我要取消订阅!”他们说,“这不是神的工作!这些是政治观点,而我并不是订这简讯来听你的政治性观点的!”

几年前,当玛莉安•威廉森、詹姆斯•雷德菲尔和我在华盛顿特区发起一个祈求和平的守夜时,每个人都认为它非常奇妙。我们召唤每个地方的人用祈祷的力量将和平带给世界,而我们得到了广泛的支持。

然而,一旦我们中任何一个人开始谈论关于如何产生和平——在其下的灵性原则——的时候,批评信件开始大量涌进。人们被激怒了。

是的,人们要你们为和平祈祷,但却别对它做任何事。他们要神找一个解决之道——但他们排除了神的解决之道也许正是你们对它做一些事的可能性。

然而事实上,那是唯一的解决之道。因为神在世上透过在其中的人们做工。

哦,我不认为他们在意其它人对它做些事。他们在意的是神告诉他们必须做什么。

然而我从没告诉过你们,你们必须对它做什么,我也永远不会。我从没下过命令,咆哮出命令,或发布最后通牒。我只不过倾听你告诉我,你想到哪儿去,并提供你建议如何到那儿。

你们说你们要一个可以活在和平、和谐和喜悦中的世界。而我告诉你们这个:喜悦是自由。那些字眼也是可以互换的。任何对自由的消减就是对喜悦的消减。任何对喜悦的消减就是对和谐的消减。任何对和谐的消减就是对和平的消减。

你们告诉我,你们希望活在一个没有冲突、没有暴力、没有流血、没有憎恨的世界里。而我告诉你们这个:要拥有这样一个世界的方法,要真的隔夜创造它的一个方法,就是传扬和实行新福音。

我们全是一体的。

我们的并非更好的方法,我们的只不过是另一个方法而已。

宣扬它,不只是从你们教堂的讲坛,也从你们政府的大厅;不只在你们的教堂,也在你们的学校里:不只透过你们集体的良心,并且透过你们集体的经济。

你一直重复你自己。

你们也一直在重复你们自己。你们的整个历史都是在重蹈覆辙——在你的个人生活,以及在你们行星的集体经验里。疯狂的定义就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重复同样的行为而期待不同的结果。

所有那些寻求将性灵重迭在政治上的人,所试图做的是在说:“还有别的方法。”

这些努力应被祝福,而非被批判。

但事情却不是那样运作的。你在《与神对话》第二册里谈到了社会议题,但它却被许多人痛斥为太过政治性。

玛莉安•威谦森为了一本极端奇妙的书,叫作《治疗美国的灵魂》,但她在底特律附近的今日教会,在她自己的讲坛上宣扬“社会灵性”时,却被她自己会众里的一些人痛斥为太政治性了。

关于耶稣,他们也说了同样的事。

“太政治性了。”他们说。

“当他只在教导性灵时,他是安全的。但现在他在建议人们真的应用他们学到的灵性真理了。现在他变成了危险人物。我们必须阻止他。”

然而,如果并没有“更好的”方式,灵性的行动主议(spiritual activism)有何意义?政治有何意义?任何事又有何意义?如果所有一切都只是“掷币定胜负”,我干嘛要卷入呢?如果这面或那面都没关系,那我怎么会受到激励去参与呢?

出自你渴望做出你是谁的一个声明。你这样或那样梳你的头发也许是“半斤八两”,然而,要注意,你已经多年都以同样方式梳它了。你又为什么不以另一方式梳它呢?会不会是因为那并非你是谁?你为什么买你买的车,穿你穿的衣服呢?

你做的每件事都对你是谁做了一个声明,产生了一个表情。每个行为都是一个自我界定的行为。

但这有关系吗?界定自己对你而言有关系吗?当然有关系。它就是你来这儿的理由啊!

你是谁并非“掷币定期胜负的”。你是谁是你曾做过的最重要的决定。

新福音的重点并非你是谁没有关系,刚好相反,你是谁是关系重大的,以至于你们每一个都是绝顶庄严华美的。新的教诲是,你们每个人都是如此华美,以至于你们任一人并不比另一人更为华美——不在神的眼中,也不在你的眼中,如果你以神的眼光去看的话。

因为你不可能“胜于”(better)某个人,那是不是你活下去的理由就被拿走了?

因为你无法有一个“更好的”宗教、一个“更好的”政党,或一个“更好的”经济体系,并不表示你根本不应该有任何一个。

在你拾起一支画刷画画之前,难道你必须知道你的将是“更好的”画?它难道不能只是另一幅画,美的另一种表现吗?

一朵玫瑰是否必须比一朵鸢尾花“更好”,以合理化它的存在?

我告诉你:你们全是神的花园中的花朵。而因为一种花并不比另一种更美丽,我们是否就该将花园翻覆?你们正是那样做的。然而你们却在悲欢:“花都跑到哪儿去了?”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译注:六○年代一首动听的歌之歌名。)

你们全都是一阙天界交响乐的音符。但只因为一个音符不比另一个关系重大,我们是否就该拒绝演奏那音乐?

但倘若一个音符是个不谐的音符呢?那不谐的音符岂不会败坏了那交响乐吗?

那要看是谁在聆听了。

我不明白。

你有没有听过小孩子唱歌而觉得那歌很美,纵使一半的音符都走了调?

有的。屡试不爽,我是有过那种经验。

那你是否以为你有能力经验我所无法经验的?

我纵使来没有那样想过。

那么告诉我。如果一个小孩唱歌走了调,你是否会叫她闭嘴?你是否想象这样会鼓励她喜爱音乐或爱她自己?或你会借由告诉她继续唱下去而鼓舞她达到更高处?

当然了。

我多少世纪以来一直在倾听你们的歌。你们的歌声对我而言是悦耳的音乐。然而你是否以为你们没有一个人曾唱走调?

我很确定我们一或两人曾是那样。

那么,这就是你的答案了。

你们是我的孩子。我聆听你们歌唱,而我称它是美妙的。

当你们歌唱时,没有“荒腔走调”这回事。只有你,我的孩子,在忘情的高歌。

你们是神的管弦乐队。透过你们,神作成生命本身之管弦乐曲。当你演奏时,没有“走调”的事。只有你,我的孩子,在忘情演奏,试着奏得正确。

如果我看不出在其中的美,我根本就没有灵魂了。

永远记住这个。

灵魂就是,纵使当头脑否定美的时候,仍然看见美的那个东西。

哦,真是个不同凡响的教诲。哦,我的天啊,那么美妙的洞见啊!

所以,在人生中,永远以你的灵魂去看。以你的灵魂去聆听。

甚至现在,关于在你面前纸张上的文字,以你的灵魂去看它们,在你的灵魂内听见它们。唯有那时,你才能开始了解它们。

是你的灵魂看见我的字句的美、奇妙和真理。你的头脑会永远否认它。就是我曾告诉过你的:要了解神,你必须离开头脑。

不要因为你以为你听到了一个不谐和的音而停止那在奏的交响乐。只去改变你的调子就好了。

有效的政治行动分子并不是出自愤怒或憎恨——而性灵行动分子永远不是——却是出自爱。并非使某人或某事看来是错的:只不过是将现在的实相交换一个新实相的决定,这是出自关于你是谁,以及你选择做谁的一个新思维。

是的,这就是我所谓的新思潮运动(New Thought Movement)。然而我仍然必须问我的问题——我猜关于此点我仍“在我的头脑里”——但这个“我们全是一体的”新福音是否意谓着我们不可伤害任何一样东西?不可打蚊子,不可捕老鼠,不可摘除野草(更别说摘花了)?它是否意谓着我们不可屠宰羊,以得到那些美味、细嫩的羊排?

剪掉你的头发有没有关系?

割掉你的心有没有关系?

有没有什么不同呢?

你没回答我的问题。你为什么不让我明白你的意愿?只要告诉我你的意愿,一切对我就变得非常简单了。

在这一件或任何其它的事上,我并没有与你分开的意愿。除了你的以外,我并没有偏爱。
这是你们许多人所无法了解的。这是你们许多人所无法坚持的。因为如果我没有分开的意愿或偏爱,你该怎么办?你怎么能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在任何的事上?

而现在我甚至更进了一步。现在我甚至拿走了你关于“更好”的想法。所以现在你要怎么办呢?现在做任何选择或决定的基础又是什么呢?

我告诉你,人生的目的是让你决定、宣告、表达和完成你真正是谁。不是要我来告诉你什么是对和错,什么是较好或较差,要做什么,不要做什么,然后,你只要决定是否要服从我——而然后,我去赏或罚。

你们已试过这系统,而它效果不彰。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问你们以为的我的意愿,但这对你们并没有帮助。你们并没服从它。

看啊,你们曾宣告我反对杀戮,然而你们继续杀——你们有些人甚至以我之名去那样做!

你们曾说,我反对苛待和压迫任何阶级、种族或性别,然而你们继续照做。

你们曾说,我反对玷辱你们的父母,凌虐你们的孩子,苛待你们自己,然而你们继续犯这些毛病。

你们曾说我反对你们去做各种事情,而你们仍继续去做。你们并没设法改变你们的行为,不论你们宣称我偏爱什么或命令什么。

你们曾说我反对说谎,然而你们一直在说谎。

你们曾说我反对偷窃,然而你们东也偷西也偷。

你们曾说我反对通奸,然而你们每天每晚都取了彼此的丈夫和妻子。

甚至你们的政府——你们创造来保护你们和照顾你们需求的那些机构——也对你们说谎。的确,你们创造了一整个建立在在谎言上的社会。

你们称某些这种谎言为“秘密”,然而它们仍然是谎言。因为很清楚的,拒绝说明就是个谎言。它是没有暴露出整个真相、让别人知道某个主题上的所有可知道的事,因为这样每个人都能做出建立在这所有数据上的选择。

你曾说过我反对违约和背信,然而你们一直在违约背信,并且你们设法不受惩罚的这样做,利用在当时可让你们幸免于罪的不论什么合理化理论。

不,人类曾十分清楚的表明,我的意愿——如你们了解并弃绝的根本没关系。

有趣的是,这终究是完美的。因为关于我的意愿是什么有那么多争议,如果你们突然变成了热诚的信徒,你们很可能甚至以我之名做更多的杀戮。

这让我想起了某个汽车保险杆的贴纸:神啊,由你的人们的手中救出我吧!

是的,这里面有些反讽。

那么,回到你的问题上。打一只蚊子、捕一只老鼠、摘除野草、杀一只羊来吃,到底有没有关系?那要由你们来决定。一切都是由你们来决定。当然,还有更大的问题。

杀一个人做为杀人的处罚、堕胎、打一个同性恋者、做一个同性恋者、婚前的性行为、如果你想要“开悟”,任何性行为有没有关系?之类之类之类……

每天你都必须做你的决定。你只要明白,在决定时,你便是在宣布和展示你是谁。

每个行为都是一个自我定义的行为。

你渐渐懂了。你渐渐了解了。

因为你重复了那么多次。

重复是好的。它能让你整合。所以现在我要重复我以前说过的另外一些事。在你每日的行为和抉择里,你不仅在宣布你是谁,你也在决定我是谁,因为你与我为一。

故此,我可以大声的说我是在回答问题了。我在经由你这样做。而这也是回答问题的唯一方式。

你的真理将出自你的回答。这是你存在(being)的真理。它是你在真理内之所是(being)。

记得你是个人的存在(being)。你是什么要看你自己。虽然我现在已告诉你这点许多次了,但这或许是你先前没有认真考虑过的事。

好啦,好啦,但“一体”并不表示“同等,对不对?至少你能说一下吧?

一体并不意谓着相同,那是正确的。

那么一体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问题不在一体是什么意思,问题在一体对你而言是什么意思?

这是每一个人内心必得做的决定。而你由你的决定创造你的未来——或结束它。

然而纵使当你思虑此点时,也有曾给过你以帮助你的指导、洞见和智慧——与什么是对的并无关系,因为“对”是一个相对的说法,而是帮助你去到你说你想去的地方,去做你说你想做的事。

如我以前说过的,做为一个人类种族,做为一种族类,你们说你们想共同生活于和平与和谐中:你们想为孩子创造一个更好的生活:你们想要快乐。关于这方面,你们全都一致同意。

所以,我才给了你这个指导,而以三点的形式来说明它。我再次的告诉你,这些是:(一)我们都是一体:(二)一切都足够:以及(三)没有什么是我们必须去做的。

在这儿我们已讨论了很久的第一点,当第二与第三点都了解时,可能更易于应用。

我想继续注意这个智能之应用,看看如何使它在日常生活中变得更实际,所以让我们谈谈那些其它的点吧!

(编辑:success001.com

《与神对话》作者:尼尔.唐纳德.沃尔什简介

尼尔·唐纳德·沃尔什(Neale Donald Walsch)曾是电台主播、报纸记者和主编,在他人生最低潮期,一天因写了一封愤怒信给神,没想到这信竟得到了回答,也因此产生了一本惊世之作——《与神对话》,雄踞《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137周,拥有37种语言译本、销量超过1200万册,被广大读者称为“一生等待的书”。它是我们时代的灵魂圣经,它已经改造许多心灵,也必将改善你的生活。

《与神对话》主页>>>

相关链接

8801.net成功网

成功网自我暗示口诀---每天默念100遍以上,奇迹将在您身上发生!

每一天,在每一方面,我都越来越好。

潜意识CD定制 潜意识课程 全脑开发大师 潜意识视频 潜能开发机 安东尼罗宾 微宇宙音乐
陈安之 潜意识文库 星座能量音乐 廖阅鹏 意念耳机 双脑同步 潜意识音乐
潜意识实验室 露易丝.海  七田真  静心音乐 脑波音乐 早教革命
吸引力法则 欧林 七轮共振音乐 零极限 赛斯 卢勤 单词不用记
潜意识开发经典 激活松果体 双脑同步音乐 乔吉拉德 爱和乐 董进宇 禅修音乐
幼儿潜能开发 与神对话 医学共振音乐

思维导图

陈功雄 倪新威 经络音乐
潜意识早教机 拿破仑希尔 潜意识录音带 蒙台梭利 卓人右脑 NLP
TheSecret秘密 博恩崔西 超高频潜能CD 彼尚 周弘 海神之心 奥修
潜意识的力量 门罗研究所 记忆大师教程 能量板 爱育幼童 一分钟速算 作文三步法
双脑同步音频 催眠教材 超意识脑波 儿童读经 音乐疗法 李中莹 冯德全
进入潜能开发教材中心,立刻获取成功密钥!

微信咨询:13570930228,QQ:292919722;周一至周日为您服务

首页|关于我们|潜能|访谈|客户见证|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导航

潜能开发学苑的使命:让更多人开发潜能,拥有均衡式成功
全国统一订购及客服热线:13570930228;微信公众号w8801net
QQ客服号: 292919722、153562418;短信、微信:13570930228
Copyright ©2002-2016 潜能开发学苑 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3016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