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网 慧悦潜意识CD


除了天使外,我没派给你任何东西

 

本文摘自尼尔.唐纳德.沃尔什与神对话》(第5卷)

成功网会员免费申领潜意识开发指南VCD

参与社区交流:http://bbs.8801.net/forum-3-1.html

尼尔·唐纳德·沃尔什(Neale Donald Walsch)

每件事都是完美的。你刚好在正确的时机遇见他们。

是的,但早几年的话,我便能学到他们的人生教给我的东西,在我对别人造成这么多伤害之前。

你没对别人造成伤害,正如别人也没对你造成一样。在你的人生中难道没有恶棍吗?

嗯,也许有一或两个。

而你有没有不可挽回地被他们伤害了呢?

没有,我猜并没有。

你猜没有。

你现在听起来正像莎丽。

比听起来像乔治伯恩斯好些。

好说。

重点是,在你的人生中,你并没有被别人所伤害,他们只是做了你希望他们没做的事,或没做你希望他们做的事。

我要再一次的告诉你这点:除了天使外,我没派给你任何东西。这些人全都带给了你礼物,奇妙的礼物,设计来帮你记起你真正是谁。而你也替别人做过同样的事。而当你们全都通过了这宏大的冒险,你们将清楚的看见,而你们将感谢彼此。

我告诉你,有那么一天,你会反省你的人生,而为它的每分每秒感恩。你人生的每个伤害,每个悲伤,每个喜悦,每个欢度,每个片刻你而言都是一个宝藏,因为你将看见其设计的绝顶完美,你将由那编织退一步,看那素帷,而你会为它的美丽落泪。

所以,彼此(each other)相爱。每一个别人(every other)。所有的别人(all  other)。甚至那些你们称之为你们的迫害者的人。甚至那些你们诅咒为敌人的人。

彼此相爱,并且爱你自己。天哪(for God’s sake),爱你自己吧!我是真的按字面的意思。爱你自己,为了神的缘故。

有时候非常难那样做。尤其是当我想到我过去是什么德性时。在我一生大部分时间里,我并非一个非常好的人。我花了三十年,我的二十多岁时、三十多岁和四十多岁做一个绝顶的

——别说了。别以那方式判你自己罪。你并非曾走过地球表面的最糟的人。你并非魔鬼再生。你曾是,并且是,一个人类,会犯错,试着找到回家的路。你很迷惑。你由于迷惑才做了你所做的。你迷失了。你曾迷失,而如今又被寻回(译注:著名圣歌Amazing Grace歌词。)

别再失去你自己,这会回到你自己自怜的迷宫里,在你自己罪恶感的迷惘里。不如召唤你自己上前,以你对你是谁所曾抱持过的下一个最伟大憧憬之最恢宏版本的样子。

把你的故事说出来,但却不要只是你的故事。你的故事就像每个人的人生故事一样。它只是你以为你是谁而已。它并非你真正是谁。如果你用它来忆起你的真正是谁,你曾是很聪明的用了它。你将是完全如它本该被用的方式利用它。

所以,说出你的故事,并且让我们看见,因为其结果你还忆起了什么,以及还有什么样可让所有的人记得的东西。

嗯,也许我并非一个绝顶的——不论什么……但我显然不擅于使人们感觉安全。纵使在八零年代早期,当我以为我已学到了一点有关个人成长的事时,我却没应用我所学的。

我又结婚了,离开了泰莉柯尔韦提克牧师团,还离开嘈杂的圣地亚哥,到了华盛顿州的一个很小的镇克里契台,但在那生活也没处理得很好,大部分是因为与我相处根本不是很安全。我很自私,总是操纵我能操纵的每一刻和每一个,以便得到我所要的。

当我搬去奥立冈的波特兰想有个新的开始时,也没多大改变。我生活不但没改进,反而从复杂到更复杂。决定性的打击是我们的公寓发生了大火,几乎毁掉了我们拥有的每样东西。

但我还没跌到最底呢。那时,我打散了我的婚姻,形成了其它的关系,又把它们打散。我像是个溺水的男人,挣扎着想保持浮着,而几乎将我四周的每个人都跟我一同拖下去。

到此时,我知道事情不可能更糟了。只不过它们真的变得更糟。一位八旬老翁开着一辆老爷车迎面撞上我的车,使我颈骨破裂。

结果我戴着费城领圈(译注:车祸颈部受伤之人固定颈子用之白色软领圈。)超过一年,好几个月每天需做密集的物理治疗,更多的月份则是每隔一天,终于渐渐减为一周两次,然后,到最后,它结束了——但我人生中每件其它的事也一样结束。我失去了谋取生力量,失去了我最近的亲密关系,而有天走到外面,发现我的车子也被偷了。

真的个“祸不单行”的典型例子,我一辈子都会记得那一瞬间。仍然因每件其它出了毛病的事而摇摇欲坠,我在路上走来走去,徒然希望我只是忘了把车子停在哪里。

然后,怀着绝对的放弃和深深的怨苦,我跌跪在人行道上,大声号哭泄愤,一个过路的女人惊讶的瞪我一眼,急忙窜到街的另一边去了。

两天后,我拿我最后的几块钱买了张巴士车票去南奥立冈,我的三个孩子跟他们的母亲住在那里,我问她可否给我一些帮助,或许让我在她房子里的一间空房间住几个礼拜,直到我能站起来,可以了解的,她拒绝了我——并赶我到外头。我告诉她我已走投无路,她才说:“你可以拿走账蓬和露营用具。”

那就是我结果怎么会在杰克森温泉的中央草坪上的原因。它刚好在奥立冈州艾许兰外围,营区空地的租金是每周二十五元,但我没有钱。我恳求营地管理员通融我几天去弄到一些钱,而他翻起白眼。公园里已挤满了过客,他最不需要的是再多一名,但他还是听了我的故事。

他听到有关火、车祸、颈子断裂,车子被偷,以及不可置信的无穷尽的恶运,而我猜他动了怜悯之心。“好吧,”他说,“就给你几天,看看你能怎么解决。将你的账蓬架在那边吧!”

我四十五岁了,而我觉得我的人生已到了结尾。我由在广播界薪水很好的专业人员、报纸的编辑部主任、全国最大的学校体系的公共信息官、伊丽莎白库布勒罗斯博士的个人助手,到在街上和公园里拣拾啤洒罐的汽水瓶去换五分钱的回收费。(二十个罐头换一块钱,一百个换一张五元券,而一周五张五元券让我留在了那营地。)

我在温泉区消磨了大半年,在那段期间,我对街头生活学到好几件事。当然,我并不是真的在街上,但是与之非常接近了。我发现,在户外、在街上、在桥下及在公园里,有一个密码,如果地球上其余的人也都遵循它,就会改变世界:彼此互相帮助。

如果你在“外面”待上不止几周之久,你会认识其它与你一同在那儿的人,他们也会认识你。但并没有任何涉及个人的事,请注意,没有人会问你你怎么来到了这儿。

但如果他们看见你有麻烦,他们不会像这么多有屋子住的人那样置之不理,他们会停下来,问:“你还好吗?”如果你需要什么他们能帮上忙的,你就会得到。

在街上,我曾遇到过一些家伙,有的给了我他们的最后一双干被子,或当我看起来达不到我的“定额”时,他们会把他们平日拣罐子的分给所得。而如果某人得到了大利(从一位过路行人得到一张五元或十元),他就会带食物回来营地分享给每个人。

我记得那第一晚试着札营的事。当我到了营地,已经是黄昏时分了。我知道我得赶快做,但我实在并没什么札营的经验。风渐渐大了,看起来要下雨。

“将它绑在那树上,”无中生有来了个粗嘎的声音。“然后送一条绳子到后方的电线杆上。在那绳子上绑个记号,如此在半夜去厕所时,你才不会弄死你自己。”

开始下起了毛毛雨。突然,我的这位无名朋友不说废话地,和我一起将帐蓬架起。他的评论只限于“在这儿需要一根椿,”及“最好将帐蓬门帘拉起,不然你会睡在一个湖里”。

当我们弄完了(实际上他做了大半的工作),他将我的锤头丢在地上。“那应该撑得住了。”就自言自语的走开。

“嘿,谢谢你,”我在他身后叫道,“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不用介意。”他说,没有回头看。

我再没见过他。

我在公园里的生活变得非常简单。我最大的挑战(和我最大的欲望)是如何让自己保持温暖和干燥。我没有什么晋升的渴望、担心关于追到女孩的事、为电话账单烦躁,或自问我的余生要干什么。常常下雨,三月的寒风在吹,而我只不过试着保持温暖和干燥。

偶尔我会自忖,我如何能离开那儿,但大部分时间,我自忖我如何能留在那儿。一周二十五元是很大的一笔得无中生有的钱。当然,我有意找工作。

但这是现在最迫切的事。这是有关今夜、明天和后天。而我正在等着一个受伤的颈子恢复,没车,没钱,食物很少,也没地方住。但是现在已春天,正要迈向夏天,这是值得庆幸的一面。

每一天我都去乱翻垃圾筒,希望找到一张报纸、有人没吃完的半个苹果,或午餐袋里小朋友不肯吃的一个三明治。报纸是为了在帐蓬下的额外纸垫,保持温暖,防止水渗进来,并且比凹凸不平的土地要柔软且平整些。不过,最重要的是,这是有关工作信息的一个来源。

每回我拿到一份报,就急急的掠过分类广告找工作。以我的颈伤,我无法做任何非常依靠劳力的事,而大半男人可立刻有的工作都是劳力的。不是需要日间劳工就是这个或那个工作团队的助手。搜录了两个月,我终于挖到了矿脉。

电台播报员/周末替手,必须有先前经验。电××××。

我的心大大跳了一下。在奥立冈的麦德弗,有多少男人可能在广播上有经验,而不是已有工作的呢?我快步跑到电话亭,迅速翻阅感谢上帝它在那儿的电话簿黄页,找广播电台,丢下我可贵的一个二十五分钱,拨了那号码。要征人的节目部主任不在。

“他回你电话好吗?”一个女性的声音说道。

“没问题,”我随意的说——以我最好的广播声音——提到我打电话来是与征求助的广告有关。“我会在这儿一直到下午四点。”我给了她公共电话的号码就挂上了,然后坐在靠近话亭的地方三个小时之久,等待那根本没来的回电。

第二天早上,我在垃圾筒里找到一本平装版的爱情小说,将它抓起来,走回到电话亭去。如果必要的话,我准备在这坐上一整天。

在九点时我坐下来,打开我的书,告诉自己,如果在中午之前没有电话,我会再投资另一个两毛五,在午餐后打到电台去。电话铃在九点三十五分响了。

“抱歉我昨天没法回你电话。”节目部主任说。“我分不开身。有人转告我你来应征周末DJ的广告。你有经验吗?”

再次的,我用我较低沈的胸腔音说。“嗯,我不时的做过些播音工作,”我满不在乎的说,然后补充,“在过去二十年里。”

当这对谈在发生之际,我祈祷着当我站在那儿说话时,不要有一部大的RV车辆隆隆开进公园。我不希望我必须解释,为什么一部大车正开过我的客厅。

“你能不能过来一下?”节目部主任提议道。“你没有什么播音的查核带?”

播音的查核带是消掉背景音乐后的DJ工作的录音带。我显然令他深感兴趣。

“没有,我所有的东西都留在波特兰了。”我撒了个小谎。“但我可以用你给我的任何稿子做一个‘现场阅读’,我想你会对我留下印象的。”

“好吧,”他同意道,“你三点在右过来。我四点要上节目,所以别迟到。”

“知道了”

当我走出电话亭时,我真的高兴得跳了起来,并且大叫一声。两个家伙正好走过。“那么棒,啊?”其中这一慢吞吞的说。

“我想我找到了一个工作!”我得意洋洋的说。

他们真心的为我感到高兴。“做什么?”其中之一想知道。

“周末的DJ!我三点要去面谈。”

“你看来像那个德性?”

我没想到我的外表。我已几星期没理发了,但那也许可以过得了关。在美国,半数的DJ有马尾。但我必须对我的衣服动点手脚。在营地里有一间洗衣间,但我没钱买肥皂,将某些东西洗好、弄干,并准备好可以穿,再加上付往返麦德弗的公交车费。

直到那时,我才惊觉我有多穷。如果没有某种奇迹的发生,我甚至无法做什么基本的动作,好比跑到城里去做一个迅速的工作面谈。当时当地,我经验到了在街上的浪人试图重新站起来,再度过一个正常生活所会碰到的阻碍。

他们两个看着我,好像他们完全知道我在想什么。

“你没钱,对不对?”其中一人半喷着鼻息,蔑视的问。

“也许有两块钱吧。”我猜,很可能估量过高。

“OK,来吧!小子。”

我跟着他们到了一圈帐蓬,那儿有些其它的男人札了营。“他有个去做工以离开这儿的机会,”他们向他们的朋友解释,并且低声说了一些我听不到的话。然后,转向我,两人中较老的那位大声的说,“你有象样的衣服可穿吗?”

“有,在我的行李袋里,但没有干净的,没有现成的。”

“把它带回到这儿来。”

到我回来的时候,有一位我在温泉附近看过的妇人也加入了那些男人。她住院在点缀着公园的几个小拖车之一里。“你去把这些东西洗好,弄干,我会帮你烫平,亲爱的。”她宣布。

一个男人走上前来,给了我一个小的棕色纸袋,里面硬币叮当作响。“伙计们全丢了些钱进去,一齐合作,”他解释道,“去洗你的衣服吧。”

五小时之后,我光光鲜鲜的出现在广播电台,看起来好像我是从我的上城公寓里走出来似的。(译注:Uptown上城通常是有钱的住宅区。)

我得到了那工作!

“我们能付你的是一个小时六块两毛五,八小时一天,一周做两天。”节目部主任说。“我很抱歉我无法付你更多。你条件太好了,所以如果你决定不做,我会了解的。”

一周一百元!我将赚到一周一百元!那就是一个月四百元——在我人生的那个时候,是笔财富!“不,不,它正是我现在在找的东西。”我假装不经意的说,“我喜欢我以前在广播电台的事业,但现在我转了业。我只是想找个方法让我保持熟悉。这对我会是很有趣的。”

我并没撒谎,它是真的有趣。幸存下去的趣味。我在营帐里又住了两个月,省下足够钱,花了三百元买了一辆六十三年的车。我感觉像个百万富翁。

在营区我们那个团体里,我是唯一的有车阶级,并且是唯一有固定收入的人,而这两者我都随意的与所有其它人分享,从没忘记他们为我所做的事。

对下降的气温感到紧张,在十一月,我搬到公园里一间小小的只有一个房间的小木屋里,租金一周七十五元。将我的朋友们留在外面,我觉得很内疚——他们没人有那么多钱——所以在真的很冷或下场的夜晚,我会邀他们中一或二人与我分享我的房间。我轮流邀他们,所以每个人都有机会避开坏天气。

正当看起来我会永远做这兼差工作时,我收到了城里另一家广播电台来的一个意外提案,要我过去做他们下午交通尖峰时间的节目。他们是无意中收听到我的周末表演,而喜欢上他们所听到的——但麦德弗并非一个很大的广播市场,所以一开始他们只给我一个月九百元。

不过,我又终于在做全职的工作,并且能够离开营地了。我在那儿住了九个月以上,那是我永不会忘怀的一段时间。

我祝福我拖着露营用具跋涉到那公园的那一天,因为它根本不是我生命的结束,却是开始。在那公园里我学到有关忠心、诚实、真实和信任,还有关于简朴、分享和存活。我学到永远不向失败投降,而接受此时此地真实的东西,并且感恩。

所以,我不止是从电影明星和名作家学习。也从与我为友的无家游民、从我每天见到的人,当我走过人生时接触到的人:邮差、小店店员,以及干洗店的淑女们学习。

全都有一些可教给你的东西,一些可带给你做为礼物的东西。而此地有个了不起的秘密,就是他们每个人也都来从你这儿收到了一件礼物。

你给了他们什么礼物?而如果,在你的结论里,你曾做过你想象曾伤害过他们的事,别假定这不也是个礼物。它可能是个很伟大的宝藏,就如你在公园里的那段时间。

难道你没有过从你最大的伤痛比从你最大的悦乐中学到更多的时候?那么,在你的人生里,谁是恶棍?谁又是受害者?

当你在知道一个经验的结果之前而非之后,就对于这一点弄清楚了,你便达到了真正的大师。

你的赤贫和凄凉的时候教你你的人生绝不会完结。绝不,从不,从不要以为你的人生完结了,而要永远记得,每一天,每个小时,每个片刻都是另一个开始、另一个机会去重新创造你自己。

纵使你在可能的最后一刹那,在你死亡的瞬间这样做,你便会令你的整个经验变得合理了。并且在神面前荣耀它。纵使你是一个惯犯,一个谋杀犯,住在死刑犯牢房里,或走向刑场,尽管如此,这仍是真的。

你必须知道这个。你必须信任它。事实若非如此,我便不会这样告诉你。

(编辑:success001.com

《与神对话》作者:尼尔.唐纳德.沃尔什简介

尼尔·唐纳德·沃尔什(Neale Donald Walsch)曾是电台主播、报纸记者和主编,在他人生最低潮期,一天因写了一封愤怒信给神,没想到这信竟得到了回答,也因此产生了一本惊世之作——《与神对话》,雄踞《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137周,拥有37种语言译本、销量超过1200万册,被广大读者称为“一生等待的书”。它是我们时代的灵魂圣经,它已经改造许多心灵,也必将改善你的生活。

《与神对话》主页>>>

相关链接

8801.net成功网

成功网自我暗示口诀---每天默念100遍以上,奇迹将在您身上发生!

每一天,在每一方面,我都越来越好。

潜意识CD定制 潜意识课程 全脑开发大师 潜意识视频 潜能开发机 安东尼罗宾 微宇宙音乐
陈安之 潜意识文库 星座能量音乐 廖阅鹏 意念耳机 双脑同步 潜意识音乐
潜意识实验室 露易丝.海  七田真  静心音乐 脑波音乐 早教革命
吸引力法则 欧林 七轮共振音乐 零极限 赛斯 卢勤 单词不用记
潜意识开发经典 激活松果体 双脑同步音乐 乔吉拉德 爱和乐 董进宇 禅修音乐
幼儿潜能开发 与神对话 医学共振音乐

思维导图

陈功雄 倪新威 经络音乐
潜意识早教机 拿破仑希尔 潜意识录音带 蒙台梭利 卓人右脑 NLP
TheSecret秘密 博恩崔西 超高频潜能CD 彼尚 周弘 海神之心 奥修
潜意识的力量 门罗研究所 记忆大师教程 能量板 爱育幼童 一分钟速算 作文三步法
双脑同步音频 催眠教材 超意识脑波 儿童读经 音乐疗法 李中莹 冯德全
进入潜能开发教材中心,立刻获取成功密钥!

微信咨询:13570930228,QQ:292919722;周一至周日为您服务

首页|关于我们|潜能|访谈|客户见证|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导航

潜能开发学苑的使命:让更多人开发潜能,拥有均衡式成功
全国统一订购及客服热线:13570930228;微信公众号w8801net
QQ客服号: 292919722、153562418;短信、微信:13570930228
Copyright ©2002-2016 潜能开发学苑 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3016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