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网 慧悦潜意识CD


你只能以你给别人爱的方式接受他们的爱

 

本文摘自尼尔.唐纳德.沃尔什与神对话》(第5卷)

成功网会员免费申领潜意识开发指南VCD

参与社区交流:http://bbs.8801.net/forum-3-1.html

尼尔·唐纳德·沃尔什(Neale Donald Walsch)

你以如此的力量、优雅和口才说话,我常常被你弄得感动不已。但请再次告诉我,我如何能走向内?我如何能认识我自己为不需要自身以外的任何东西的那个人?

只要安静下来。在静止中与你自己同在。常常这样做。每日这样做。如果可能的话,甚至每小时做一下下。

只是停下来。停止你所有的作为。停止你所有的思考。只有“在”(be)一会儿。纵使只一会儿。它都能改变每件事。

在每日破晓,给你自己一小时。在那神圣的时刻,与你自己相会。然后做你的日常活动。你会变成一个不同的人。

你是在讲冥想。

别被标签或任何做事的方法绊住。那既是宗教所曾做的。那是教条试图去做的。别在这个周围找出一个标签或一套规则来。

你所谓的冥想想只不过是与你自己在一起——由此,而终至做你自己。

但你可以以许多方式这样做。对你们有些人,它可能看来像是你们所谓的“冥想”——那即是,安静的坐着。然而对别的人,它也许看来像是在大自然里独自漫步。跪下来用刷子刷洗石头地板也可以是个冥想——如许多僧人曾发现的。

其他人、外人,来到一间修道院,看见这工作,而想,哦,好艰苦的生活啊!然而那僧人却是感到源源的快乐和深深的平静。

他并没盼望要摆脱洗刷地板,他反而在找另一片地板好刷!

拜托再给我一片地板!给我另一个刷子!

给我另一小时匍匐在地,我的鼻子离鹅卵石地板六寸。我会给你你曾见过的最干净的地板!而我的灵魂在这过程中会被洗净。涤净任何“快乐需要它自身之外的任何东西”的想法。

服务也可以是一种深刻的冥想形式。

好吧,假设我已发现,我不需别人给我任何东西来令我真正的快乐。这会不会使我成反社会呢?

正好相反,它会让你比以往都更合群,因为现在你清楚的看到你没有可损失的东西!再没有比你有东西可损失这个想法更会抑止你们彼此相爱的了。

就是为了同样的理由,你觉得要爱我是很难、甚至很吓人的事。人家曾告诉过你,如果你不以正确的方式,在正确的时间、为正确的理由爱我的话,我会生气。人家曾告诉你,因为我是个嫉妒的神,而我不接受除了我要求的之外你们的任何方式、形状或形式的爱。

再没有什么比这个离真相更远的了,然而真相从来都离你的觉察不远。

我不需要你的任何东西,因此,我不寻求、想要或要求你的任何东西。我对你的爱是没有条件,也没有限制的。不管你是否以正确的方式爱我,你都会返回天堂。你没有办法不回到天堂,因为没有别的地方可去。故此你的永恒生命得到了保障,而你永恒的奖赏得到了保证。

你在《与神对话》里说过,甚至做爱、体验性的狂喜,也可以是一种冥想。

没错。

但那不是与自己在一起。那感觉像是跟别人在一起嘛。

那么你就是还不知真正的在爱中是怎么回事了。因为当你是真正在爱中时,在房间里只有一个人。与别人在一起的感觉,变成了合而为一的体验——变成了与自己在一起的体验。的确,那既是性的表达,以及每种形式的爱的整个目的。

你对什么都有答案嘛!

我本该如此。

那么,另外两个爱之终结者,期望和嫉妒又如何呢?

纵使你设法消除了在你们彼此的关系,以及与我的关系里的需求,你们仍然可能必须与期望奋斗。这个状态是,你认为在你生命中的某个人,必须以一个特定方式做事,必须以如你认为他们是谁或应当是谁的样子出现。

就如需求一样,期望也是致命的。期望减少了自由,而自由是爱的本质。

当你爱某个人,你允许他们完全的自由去做他们是谁,因为这是你所能给他们的最大礼物,而爱永远都是给予最大的礼物。

那是我给你们的礼物,然而当你们无法想象我将它给了你们,因为你们无法想象如此伟大的爱。所以你们认定,我必然是给了你们自由去做我要你做的事而已。

是的,你们的宗教说,我给你们自由去做任何事,去做任何你希望的选择。然而我再次问你:如果因为你做了一个我不想你做的选择,而我就对你施以不休止的酷刑,并且永远诅咒你,我是让你自由了吗?没有,我是让你有能力。你有能力去做不论什么你希望的选择,但你没有自由去选择,如果你关心后果的话。而当然,你们全都关心后果。

所以,这就是你们所建构出来的:如果要我答应你上天堂的奖赏,那我期待的就是你以我的方式行事。而这你们称为神的爱。然后,你们将彼此放在同样的期待之下,而你们称这为爱。

然而,两者皆非爱,因为除了自由所提供的之外,爱不期待任何事。自由完全不知有期待。

当你不要求一个人以你想象你需要他们是的样子出现时,那时你便能去掉期待了。期待飞出了窗外。然后你爱他们完全如他们本是的样子。

然而,只有当你爱你自己完全如你本是的样子时,这才能发生。而只有当你爱我完全如我本是的样子时,那才可能发生。

而为了要那样做,你必须认识我如我本是的样子,而非如你想象我是的样子。

那就是为什么与神为友的第一步是认识神,第二步是信任你认识的神,第三步是爱你所认识和信任的神。你借由对待如你认识且信任的某人来这样做。

你能否无条件的爱神呢?那才是那个大问题。

一向以来,你也许以为问题是,神能否无条件的爱你;但那个大问题是,你能否无条件的爱神。

因为你只能以你给我的爱的方式接受我的爱。

哦,我的天啊,那真是个巨大的声明。再次的,我邀请你复述一遍。我无法就这么的让那句话溜掉。

你只能以你给神的爱的方式接受神的爱。

我想,这对人际关系而言也一样是真的。

当然喽。

你只能以你给别人你的爱的方式接受他们的爱。

他们能一直以他们的方式爱你。你却只能以你的方式接受它。

你无法体验你不容许别人体验的东西。

而那将带我们到达了这答复的最后一项因素:嫉妒。

出于你们要嫉妒地去爱神的决定,你们创造了一位嫉妒去施爱的神的迷思。

等一下。你是在说,我们嫉妒你吗?

那你以为一位嫉妒的神的想法是来自何处?

你们曾尽你们所能的努力去吸收(co-opt)我的爱。你们曾试图做唯一的拥有者。你们曾宣称对我的所有权,并且凶恶地如此做。你们曾宣告我爱你们,并且只爱你们。你们是选民,你们是在上帝眼下的国家,你们是唯一的真教会!

而对你们赠与自己的这个地位,你们非常的嫉妒。如果某人宣称神平等地爱所有的人,接受所有的信仰,拥抱每个国家,你们就称之为亵渎。如果神以有别于你们说神爱的任何方式去爱时,你们就说那是亵渎。

萧伯纳说过,所有了不起的真理,一开始都被视为亵渎。

他是对的。

这种充满嫉妒的爱并非爱的方式,然而却是你们感受我的爱的方式,因为这是你们爱我的方式。

这也是你们爱彼此的方式,而它正在杀害你们。我真的是这个意思。由于你们的嫉妒,你们曾经彼此杀害,或杀害自己。

如果你爱到别人,你告诉他们他们必须爱你,并且只有你。如果他们爱别人,你就会嫉妒了。而这还没完呢。你不只是嫉妒别的人,你还嫉妒工作、嗜好、孩子,以及任何将你所爱的人的焦点从你转开的东西。你们有些人会嫉妒一只狗,甚或一场高尔夫球。

嫉妒有许多形式。它有许多面貌。但它们没有一个是美丽的。

我知道。有一次,在我对一位我深爱的女人有嫉妒感的当时,我对她表达了我的感受,而她却非常平静地对我说:“尼尔,这不是你非常吸引人的一个部分。”

我再也无法忘记那句话。她说得如此简单,不带感情,只是实事求事的。对于刚才我说的没有争辩,并且对于她刚才所说的,也没有长篇大论。她只是将那个想法放出到那房间里,但真是惊心动魄!

那女人给了你一件伟大的礼物。

是的,她是的。不过我仍很难克服嫉妒。正当我以为我终于摆脱了它时,却反而来了更多。就像它是在藏匿着,而我甚至不知道它是在那儿。事实上,我发誓它不在那儿。然后,轰然一声,它却在那儿了。

我想现在我较少经验到它了,但如果我说从不感觉任何嫉妒,我便是在撒谎。

你在努力,那就够了。你认出了它本来的面目,那是很好的。

但我如何能摆脱它呢?我知道有些人真的完全摆脱了它。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我也想做到!

你是说你嫉妒没有嫉妒心的人?那很滑稽。

聪明。你很聪明耶。你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不然你认为是什么支撑着我的?

好吧,那么答案是什么呢?

摆脱掉你以为快乐是依赖任何外在于你自己的东西的想法,你便摆脱掉嫉妒。摆脱掉你认为爱是关于“你得到什么”去交换“你给出什么”的想法,你便会摆脱掉嫉妒。摆脱掉你对任何别人的时间或精力或资财或爱的所有权宣告,你便能摆脱掉嫉妒。

没错,但我怎么能做到呢?

为一个新理由去过你的人生。明白人生的这理由的目的与你从它得到什么(what you put into it)全然有关。对于人际关系,这也一样是真的。

人生的目的是以你对你是谁所曾抱持的下一个最伟大憧憬之最恢宏版本,去重新创造你自己。它是去宣告而变成,表达而实现,体验而认识你真正的自己。

这对你人生中的其他人——或任何特定的别人——并没有任何要求。那就是为什么你能爱其他人而对他们无所要求。

只有当你以为你所爱的人的快乐会危及你自己的快乐,你才可能对那些你爱的人花在玩高尔夫球,或在办公室工作,或在另一个人的怀抱中的时间,感到嫉妒。

或是你的快乐得依赖你所爱的人总是跟你在一起,而非与别人在一起或做别的事时。

一点都没错。

但是且慢。你是说,纵使我们所爱的人是在别人的怀中,我们也不该嫉妒?你是指不忠是可以的?

没有可以或不可以这回事。这些都是你假造出来的尺度。你一边走一边创造它们——并且改变它们。

有些人说这正是今日社会的问题所在;说我们在性灵上和社会上都不负责任。我们时时刻刻都改变我们的价值观,以适应我们的目的。

你们当然是如此。人生就是那个样子。如果你不那样做,生命无法继续。你根本从来不会有任何进步。你真的永远想抓紧你们的老价值观吗?

有些人想。

他们想将女人们吊在市镇广场,称她们为女巫,如你们才几代之前所曾做的吗?他们想要他们的教会派士兵去圣战,杀人成千上万,为了他们不承认那唯一真实的信仰吗?

但你是在用出自错置价值而非旧价值的人类行为之历史实例。我们已超越了那些行为了。

是吗?你最近有没有看看你们的世界?不过那完全是另一个主题。让我们先看看这个。

改变价值是一个成熟社会的微兆。你正在成长为你自己的一个更大的版本。你一直在改变价值,当你收集新的资讯,当你带入新的经验,当你考量新的想法,而发现看事情的新方式,并且当你重新定义你是谁时。

这是个成长的记号,并非不负责任。

让我把这点弄清楚。我们所爱的人流连在别人的怀抱里而我们觉得没关系,是个成长的记号?

没让你的平静被那件事夺走;不因此而干扰你的生活;不因此结束你的生命;不因此杀害别人,是成长的记号。人类做过所有这些事。纵使现在,你们有的人还因此杀人,而你们大部分的人正因此杀了你们的爱。

嗯,当然,我并不赞同杀人,但当某人说他们爱你,同时他们又在爱别人,这怎么能不杀了你对他们的爱呢!

因为他们爱别人,是否就表示他们不爱你?而他们必须只爱你,以证明他们的爱是真的吗?你是这样想的吗?

是的,该死的!那是许多人会说的。是的,该死的!

难怪你们如此难接受一位平等爱每个人的神了。

唔,我们又不是神明。大多数人需要某个程度的情感上的安全感。没有它,没有一个提供它的配偶或伙伴,爱可以就这么死掉,不论你要不要它死。

非也,死掉的不是爱,是需求。是你决定你不再需要那个人了。事实上,你不想需要那个人,因为你太伤心了。所以你下了个决心:我不再需要你来爱我了。去爱你想爱的不论什么人吧。我要走了。

那就是所发生的事:你杀了那个需要。你并没杀掉那个爱。

真的,你们有的人永远携带着那爱。朋友们说你仍在单相思。你真的是!你的爱的光芒,你的激情火焰,仍然在你内燃烧,发出如此亮的光,以致别人也能看到它。但这并没那么槽。这是本该是的样子——就你说你是谁和是什么,以及你宣称你选择是什么而言。

可是人们认为,由于你对某人单相思,你就永远不能爱上任何别人。

为什么你必须放弃你那个人的爱,以便爱另一个人?你不能同时爱不止一个人吗?

许多人不能。不是以那种方式。

你是指以性的方式?

我是指以浪漫的方式。我是指,做为一个人生伴侣。有的人需要一个人生伴侣。大多数人都需要。

困难在于,大多数人将爱与需要混淆了。他们以为那两个词以及那两种经验是可以互换的。但其实它们并不可以。爱某个人与需要他们毫无关系。

你可以爱某个人,同时也需要他们,但你并不因为你需要他们而爱他们。如果你爱他们是由于你需要他们,你根本就没爱他们,却只爱他们给了你的东西。

当你因为他们是谁而爱别人,不论他们给你你所需要的东西与否,那么你是真的爱他们。当你没有任何真的需求时,那时你才真的爱他们。

记住,爱是没有条件、没有限制,也没有需求的。这就是我是如何爱你们的。

然而,这是个你们无法想象去收到的爱,因为它是你们无法想象去表达的爱。而那即是全世界的悲哀。

且说,既然你们说你们希望变成高度演化生物,那你们所谓的不忠就是不可以的。那是因为它行不通。它不会带你到你说你想去的地方。因为不忠意味着不真,而在你灵魂深处的某个地方,你知道且了解,高度演化生物活在、呼吸在并且本是在真实中——起始、末尾,并且永远。真实并非他们所讲的东西,真实是他们的本然。

要做一个高度演化生物,你必须永远忠实(true)。首先,你必须对你自己,然后对别人,对所有其他人忠实。而如果你对自己不忠实,你无法对任何人忠实。

故此,如果你爱的不是那个希望你只爱他们的人,那你必须公开的、诚实的、直接的、清楚的,并且立刻的说出来。

而那该是可被接受的?

没人被要求接受任何事。在高度演化生物之间的高度演化关系,每个人只不过在实践他们的真实(truth )——而且每个人说出他们实践的真实。

如果某个人遭遇了某事,他只不过承认它。如果某人无法接受某事,他只不过直接说出来。关于每件事的真相一直是与每个人分享的。这是以一个欢庆的,而非一个承认的方式来做的。

真相应该是值得欢庆的事。

然而你无法欢庆一个你被告以该惭愧的真相。而人们最常告诉你你该引以为耻的,就是你该为你爱谁,如何爱他,什么时候,以及为何爱他觉得可耻。

你曾被告以该对你对每样事件——从跳舞到搅打过的奶油到别的人——的欲望、热情和爱感到可耻。

最重要的是,你曾被告以该对你对自己本身的爱感到可耻。然而,你怎么可能会爱别人,如果你不被许可去爱那个假定在施予爱的自己?

这正是你面对神的两难之局。

你如何可能爱我,如果你不能被许可去爱你是谁的本质?并且,你如何可能看见且宣告我的荣耀,如果你无法看见且宣告你自己的荣耀?

我告诉你——再一次的:所有真正的大师都宣告了他们的荣耀,并且他们也鼓励别人那样做。

当你们开始走上自己的真相之路时,你即开始走上自己的荣耀之路。当你宣告,从此以后,你会永远对每个人说出关于每件事的真相时,并且你将实践你的真相时,你变上了路。

在这承诺里,不忠没有立足之地。然而告诉某人你爱另一个人并非不忠,却是诚实。而诚实是最高形式的爱。

哦,我的老天!你又来了。又是一句句可以贴在冰箱上的话。你可以重说一次吗?拜托!

诚实是最高形式的爱。

我希望我能记住这句话。

那将它放在你的冰箱上。

哈!所以你仿佛是在说,只要你诚实,那在别人的怀抱中就是没关系的。我理解得对吗?

你在将它减缩到其最轻浮的说法。

哦,我们人类喜欢那样做。我们喜欢取最伟大的真理,将它们减缩到最简单的结论。然后我们可以有个有关它们的真正精彩的争论。

我明白了。那是你在这儿的意图吗?你是否希望与我有个争论?

非也。我在此真的是以我自己跌跌撞撞的方式试图得到一些智慧。

那么,仔细聆听我说的每件事,并且将我所有的话语放入更大的范畴内,会对你有益,而非只由我少数的几个字创造一个意义。

我知错了。

别知错,要知所行止。知错是为某个做错事的人,而知所行止是为某个寻求方向的人。

神给予指引而非纠正;推广而非责难。

咻。哦,天……

我知道,我知道,又是一张可贴在汽车防撞杆的标语。

是的。它真的是!

随你高兴要做多少汽车贴纸。T恤也可以。只要散播出去、勇往直前、拍电影、上电影、脸皮厚一点!当你正在热头上时,对爱要厚脸皮。将羞耻拿走,而以欢度取代。……对于性你可能想做同样的事。

我们且先别谈那个,否则我们永远不会得到我问题的答案。你是不是说,在另一个人的怀抱里是没关系的,只要你以诚实的态度面对?

我是说,一件事有没有问题端赖你对它的决定是什么。我是说,在亲密关系中的人甚至无法知道一件事对他们是否没问题,如果他们不明白它正在发生的话。

我是说,在高度深化关系中行不通的是说谎——对任何事说谎。我是说,说谎就是说谎,不论是借行为或省略。

并且我是说,一旦整个真相被说出来,关于你能否爱一个他爱过或正在爱另一个人的人的决定,最终是建立在你宣称什么是你最合适及最舒服的亲密关系的形式——而在大部分情况,这又建立在你想像你需要别人的什么来令你快乐。

我是说,如果你什么都不需要,那么你可以无条件的爱另一个人,完全没有不论什么的任何限制。你可以给他们完全的自由。

是的,但那样的话,你就不会与他们做终生伴侣了。

你不会,除非你要。当这变成一个决定与抉择,它是建基于围绕着终生伴侣的关系,什么对你为真,而非别人告诉你什么应当为真,或你们的社会设定为它目前的习俗,或你觉得别人可能会对你怎么想上面时,你便到达了大师级。

大师们给自己去做任何他们希望的选择的自由——并且给他们所爱的人同样的自由。

自由在每个地方都是个生命的基本观念和构造,因为自由是神的基本性质。所有以任何方式削减、限制、侵害或消除自由的系统,都是违逆生命本身的系统。

自由并非人类灵魂的目标,而是基本性!灵魂天生是自由的。所以,缺乏自由违反了灵魂的本性。在真正启蒙了社会,自由并不被承认为一项权利,而是个事实。它是某样本是的东西,而非某样被给予的东西。

自由并非被授与的,毋宁是被视为理所当然的。[Freedom is not granted, butrather,taken for granted.译注:两个granted意义大不相同,是方案趣味。]

在已启蒙社会里可以观察到的是,所有的人都有自由去彼此相爱,并且彼此去表达和展现那爱——以那一刻而言——的可靠、真实并且适当的不论什么方式。

决定什么对那一刻是适当的那些人,就是去爱的那些人。关于一个人可以或不可以在何时、何地、如何去爱谁,并没有政府法律、社会禁忌、宗教禁制、心理障碍、部落习俗或未言明的法则和规定。

然而,以下是这点在高度演化社会可以行得通的关键:所有在恋爱的各方,必须决定现在爱会做什么。如果另一方或几方不同意,这一方不能因为他认为那是有爱心的事而决定去做某件事。所有各方也必须是成人,并且成熟而有能力去替自己做这种决定。

这消了你刚才在脑海中有关儿童性侵害、强暴和其他形式的个人侵犯的所有问题。

万一我是第三方,而我并不认为其他两人已决定是有爱心的行为对我也是很有爱心的,那又怎么办?

那么你必须告诉其他各方你对它的感觉如何,你的实情是什么。而依照他们如何对你的实情反应,你便能决定,在你与他们的关系里,若你想做改变,你要做什么改变。

但万一并没有那么容易怎么办?万一我需要他们呢?

你对某人需要得越少,你便能爱他们越多。

你怎么能对你爱的某人什么都不需要呢?

借由不因他们能给你什么而爱他们,却只为他们是谁而爱他们。

但,那样的话,他们便可任意践踏你啦!

爱别人并不意谓着你必须停止爱你自己。

给予别人完全的自由,并不表示给予他们凌虐你的权利,也不表示判你自己到你自己设计的监牢里,然后你在其中过一个你不会去选择的生活,以便别人可以过他们会选择的生活。然而给予完全的自由的确意谓着不将任何一种限制放在别人身上。

等一等。如果你不在别人身上放任何限制,你如何能制止别人任意践踏你。

你并不放限制在他们上,你放限制在你自己上。你限制自己选择去经验什么,不是由限制别人容许经验什么。

这限制是自愿的,所以,以非常真实的说法,它根本不是个限制。它是你是谁的一个宣告。它是个创造。一个定义。

在神的国度里,没有一个人和一件东西是受限制的。而爱除了自由,不知别的。灵魂亦然。神亦然。而这些字眼全是可以互换的。爱、自由、灵魂、神,全都携带着另一个面向。全都是另一个。

在现在的每一瞬间,你都有自由去宣布与宣告你是谁。的确,你是在这样做,而甚至自己都不知道。不过,你并无自由去宣告别人是谁,以及他们必将是谁。这件事,爱永远不会做。神也一样,他即爱的本质本身。

如果你希望宣布和宣告你是一个为了要快乐,为了要感觉舒服、适当和安全,需要并要求别人独占性的爱的人,你有自由去宣告那点。你会以你在任何事件中的行为显示它,所以你的宣告是不必要的。

如果你希望宣布和宣告你是一个为了要快乐,为了要感觉舒服、适当和安全,需要并要求别人最大部分的时间、精力和焦点的人,你也有自由去宣告那点。

然而我要告诉你这点:如果你容许你对自己的宣言转变成了对别人或别人的朋友或工作或嗜好,或外面兴趣的嫉妒,你的嫉妒会结束你的爱,并有很可能会结束别人对你的爱。

好消息是,界定你是谁以及你选择做谁,并不一定要将此转译成对别人的嫉妒,或对他们的控制。它只简单而挚爱的声明你是谁,以及你如何为自己选择你的人生。你对别人的爱继续下去,纵使当你挚爱且安同情心的解决可能存在于你们之间的不论什么差异,并且由于那些差异的结果,你不论怎样改变你们关系的本质。

你并不需要结束一个关系以便改变它。的确,你无法结束一个关系,而只能修改它。你与每个人都永远有人关系。所以问题不在你有没有关系,而是你有的是哪一类的关系?

你对这问题的答复会永远改变你的人生——并且,的确可以真的改变世界。

(编辑:success001.com

《与神对话》作者:尼尔.唐纳德.沃尔什简介

尼尔·唐纳德·沃尔什(Neale Donald Walsch)曾是电台主播、报纸记者和主编,在他人生最低潮期,一天因写了一封愤怒信给神,没想到这信竟得到了回答,也因此产生了一本惊世之作——《与神对话》,雄踞《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137周,拥有37种语言译本、销量超过1200万册,被广大读者称为“一生等待的书”。它是我们时代的灵魂圣经,它已经改造许多心灵,也必将改善你的生活。

《与神对话》主页>>>

相关链接

8801.net成功网

成功网自我暗示口诀---每天默念100遍以上,奇迹将在您身上发生!

每一天,在每一方面,我都越来越好。

潜意识CD定制 潜意识课程 全脑开发大师 潜意识视频 潜能开发机 安东尼罗宾 微宇宙音乐
陈安之 潜意识文库 星座能量音乐 廖阅鹏 意念耳机 双脑同步 潜意识音乐
潜意识实验室 露易丝.海  七田真  静心音乐 脑波音乐 早教革命
吸引力法则 欧林 七轮共振音乐 零极限 赛斯 卢勤 单词不用记
潜意识开发经典 激活松果体 双脑同步音乐 乔吉拉德 爱和乐 董进宇 禅修音乐
幼儿潜能开发 与神对话 医学共振音乐

思维导图

陈功雄 倪新威 经络音乐
潜意识早教机 拿破仑希尔 潜意识录音带 蒙台梭利 卓人右脑 NLP
TheSecret秘密 博恩崔西 超高频潜能CD 彼尚 周弘 海神之心 奥修
潜意识的力量 门罗研究所 记忆大师教程 能量板 爱育幼童 一分钟速算 作文三步法
双脑同步音频 催眠教材 超意识脑波 儿童读经 音乐疗法 李中莹 冯德全
进入潜能开发教材中心,立刻获取成功密钥!

微信咨询:13570930228,QQ:292919722;周一至周日为您服务

首页|关于我们|潜能|访谈|客户见证|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导航

潜能开发学苑的使命:让更多人开发潜能,拥有均衡式成功
全国统一订购及客服热线:13570930228;微信公众号w8801net
QQ客服号: 292919722、153562418;短信、微信:13570930228
Copyright ©2002-2016 潜能开发学苑 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3016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