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网 慧悦潜意识CD


五种自然情绪
 

本文摘自尼尔.唐纳德.沃尔什与神对话》(第3卷)

成功网会员免费申领潜意识开发指南VCD

参与社区交流:http://bbs.8801.net/forum-3-1.html

编者注:“神”(God)也可译为“宇宙”等任何一个你认为代表了宇宙最高力量的名词。

Neale Donald Walsch

尼:等等,让我们回头谈谈在许多不同层次做决定的话题。你说,如果我想要我的生活安定下来,我就应当在我是谁和想要是谁方面不要再改变主意。

而当我说这说来容易时,你又说我们每个人都在许多不同的层次上做选择。你可不可以说得详细些?这意涵着什么?意味着什么?

神:如果你所渴望的,就是你的灵魂所渴望的,则一切都将十分单纯。如果你聆听你纯粹性灵部分的声音,则你一切的决定都将容易,而所有的结果也将欢悦。这是因为……性灵的决定永远都是最高的选择。

它们无需事后的批评,它们不需要分析或评估。它们只需遵从、实行。

但你们却不止是有灵性。你们是身、心、灵的合一体。这既是你们的荣耀,也是你们的奇妙。因为你们往往同时在这三个层面做决定和选择——而又并非相合无间。

你们常常身体要某一事,心寻求的是另一事,灵渴望的却又是第三种。

这种情况尤其在孩子身上可以看到,因为他们还没有成熟到足以分辨哪些是对身体“好玩”的事,哪些是对心有意义的事,更不用说哪些是跟灵共鸣的事了。所以,小孩子会在马路上晃荡。

而我,身为神,我觉察到你们所有的选择——甚至那些你们潜意识中所做的选择。我绝不会去干涉,而是促成。我的任务就是确保你们的选择得到允许。

(事实上,是你们允许你们自己。我所做的只是设置一个系统,使得你们可以这样做。这个系统叫做创造历程,我曾在第一部里详加说明过。)

当你们的选择互相冲突——当身、心、灵不是一体运作——创造历程就在所有的层次同时运作,产生混杂的结果。如果你的生命是和谐的,你的选择是一致的,则令人惊奇的成果便会产生。

你们的年轻人有一句话:“样样搞定。”——这可用来形容这合一的状态。

在你们做决定时,层次中还有层面。在心的层次尤其如此。

当你们的心智在做决定时,至少它是从内在的三个层面中做选择的,这就是逻辑、直觉与情绪。而有时它是由这三个层面一同做决定的,因此可能制造出内在的冲突。

而在情绪这个层面中,又有五个层面。这即是五种自然情绪:悲伤、愤怒、羡妒、恐惧和爱。在这五种情绪中,又有两种最终情绪,就是爱与恐惧,但爱与恐惧却是所有这些情绪的基础。其他三种情绪是由这两种情绪所衍生的。

推到最后,所有的意念都是由爱或恐惧所推动。爱与恐惧乃是两大极端。这是原初的二元对立。一切到最后不是落入其一,就是落入其二。所有的思想、观念、概念、领会、决定、选择与行动,最后都以其中之一为基础。

而推到最后的最后,真正却只有一个。

爱。

事实上,爱是所有的一切。即使恐惧,也是爱的衍生物,而当恐惧得到得当的运用时,就表达了爱。

尼:恐惧表达了爱?

神:如果以其最高形式,没错。一切事物当以其最高的形式表达,都表达了爱。

那在车辆奔驰的马路上救出孩子的父母,表达的是恐惧还是爱?

尼:嗯,两种都有,我想。为孩子的生死恐惧,而爱——则足以使他们冒着自己性命的危险去抢救孩子。

神:正是。所以从这里可以看出,恐惧的最高形态可以变为爱……是爱……而以恐惧表达出来。

同样的,依自然情绪的音阶而上,忧愁、愤怒与羡妒,也都是恐惧的某种形态,而转过来又都是爱的某种形态。

其一导致其二,你明白吗?

当这五种自然情绪的任何一种被扭曲时,问题就会产生。它会变得怪异,无法认出是爱的产物,更不用说是神的产物——而神乃是绝对的爱。

尼:这自然五情之说,我从伊丽莎白•库布勒–露丝博士(Dr.Elizabeth Kubler–Ross)那里听过;与她的交往让我获益良多。

神:没错。是我给她灵感,让她谈论自然五情。

尼:所以,当我做选择时,有赖于“我来自何处”,而我所来自之处,又可能有数层之深。

神:没错,正是如此。

尼:请再教教我这自然五情,因为伊丽莎白所教我的,我大部分已经忘了。

神:悲伤是一种自然情绪。是这种情绪,让你在不想说再见时说再见,在遭遇到任何一种损失时,表达出内心的悲痛。那损失可以是失掉你所爱的人或者是隐形眼镜。

当你的悲伤可以表达时,你就除去了它。孩子们在感到悲伤时,如果可以表达悲伤,长大后对于悲伤就有非常健康的态度,因之往往很快就可度过悲伤。

那些被大人说“不行,不行,不准哭!”的孩子,长大以后却无法宣泄。因为从小他们就被人告诫,终其一生都不可哭泣。

因此他们就压抑他们的悲伤。悲伤长期被压抑,会变成慢性抑郁,是非常不自然的情绪。

人会因慢性抑郁而杀人,发动战争,毁城灭国。

愤怒是一种自然情绪。它是让你说“不,谢了。”的原因。它不一定有辱骂之意,不一定有伤人之意。

如果允许孩子表达他们的愤怒,他们长大后,对愤怒就有一种健康的态度,通常也容易度过愤怒的时刻。

如果让孩子觉得发脾气是不对的,甚至根本不应该生气,则他们长大以后,就很难处理自己的愤怒情绪。

愤怒如果持续被压抑,就会变成暴怒,而这是非常不自然的情绪。

人会因暴怒而杀人。发动战争,毁城灭国。

羡慕是一种自然的情绪。这是使五岁的小孩想要象姐姐一样可以构到门把,或骑脚踏车的情绪。羡慕是那使你想要“再做一次”的自然情绪;是使你一试再试,不屈不挠,直到达成的情绪。

羡慕是非常健康的,非常自然的。如果让孩子表达他们的羡慕,长大之后,他们就对这种情绪有非常健康的态度,很容易度过这种情绪。

如果让孩子觉得羡妒不好,不应当表达,甚至根本不应当有这种情绪,则长大之后,他们就很难处理这种情绪。

羡慕如果持续受到压抑,就会变成嫉妒,而嫉妒是非常不自然的情绪。

人会因嫉妒而杀人。战争因之而起,毁城灭国。

恐惧是一种自然情绪。所有的婴儿都生而仅仅具有两种恐惧:害怕跌下去,害怕很响的噪音。其他的恐惧都是由学习而来的反应,是由环境带给孩子的,是由父母教给孩子的。自然的恐惧是为了让人小心。小心是为了让身体可以活下去。它是爱的衍生物。对自己的爱。

如果让孩子觉得恐惧是不对的,是不应该表达的,甚至根本不应该有这种情绪,则他们长大以后,就很难处理这种情绪。

恐惧如果持续被压抑,就会变成惊恐,而惊恐是非常不自然的情绪。

人会因惊恐而杀人。战争因之而起。毁城灭国。

爱是一种自然情绪。如果让孩子可以自然的表达与接受,不加限制,不加条件,不被禁止,不感困窘,则它可以什么都不再要。

因为以这样的态度表达与接受的爱,其本身就完满自足。然而,爱如果受到限制,被设下条件,由规范与仪式捆绑扭曲,被操纵和制止,就会变得不自然。

如果让孩子觉得他们自然的爱是不好的,是不该表达的,甚至是不该有的,长大之后,他们就会难以处理这种情绪。

爱如果持续被压抑,就会变成占有,而这是非常不自然的情绪。

人会因为占有而杀人。战争因之而起。毁城灭国。

而当这些自然的情绪被压抑,就会造成不自然的反应。大部分人的大部分自然情绪却都受到压抑。然而,这些情绪却是你们的朋友。它们是你们的礼物。它们是你们神圣的工具,用以雕塑你们的经验。

你们生而具有这些工具。它们是帮助你们安度生命的。

尼:那为什么大部分人的这些情绪都被压抑?

神:他们被人教以如此。

尼:谁教他们如此?

神:他们的父母,那些养育他们的人。

尼:为什么?为什么父母要这样做?

神:因为父母又被他们的父母教以如此,代代相传。

尼:对,没错。可是为什么?究竟原因何在?

神:原因是,你们不是当父母的料。

尼:什么?谁“不是当父母的料”?

神:母亲与父亲。

尼:母亲与父亲不是当父母的料?

神:当父母亲还年轻时,他们不是。大部分父母亲都不是。事实上,有这么多父母亲当得还不错,已经是奇迹了。没有任何人比年轻父母更不适合养育小孩子。也没有任何人比年轻父母更知道这一点。

大部分父母在做父母时,生活经验还不够。他们连自己都没法照顾。他们仍在找寻答案,仍在寻求线索。

他们甚至连自己的自我也还未能发现,却要试图去引导和培育那比他们更容易受伤的人去发现自我。他们甚至连自己都还不能定义,竟要被迫去定义别人。他们仍旧在力图把自己父母给他们的不当定义剥除中。

他们甚至连自己是谁都还没有发现,却在试图告诉你你是谁。但压力是如此之大,以致他们无法站直——何况他们甚至也无法使他们的生活“走对”。因此,他们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弄错”了;把他们的生活以及他们孩子的生活都弄错了。

如果他们幸运,对孩子的伤害还不至于太大。他们的孩子可以克服——但很可能是在对他们的孩子已经造成伤害之后。

你们大部分人,是在你们养育孩子的时期已经过了好多年后,才获得做妙爸爸、妙妈妈所必备的耐心,智慧与爱心的。

尼:为什么会这样?我不懂。我知道你的观察在很多方面是对的。但我不懂为什么会这样。

神:因为年轻的生育者从来就不该成为养育者。你们养育儿童的年龄实在是该在现在养育儿童的年龄过了之后才开始。

尼:我还是有点搞不清楚。

神:在生理上,人类在自己还是儿童时,就有能力生育儿童了。可能会让你们大部分人吃惊的是,人类的童年期其实是延续到四十岁或五十岁。

尼:人类有四十年或五十年自己都是“儿童”?

神:从某个角度来看,没错。我知道要把这个看法当成你们的真理很困难。但是看看你的四周,人类的行为或许可以证明我的看法。

问题是,在你们的社会,你们被教导说,在二十一岁时已经“成人”,已经准备好迈入世界。使得问题更加严重的是,你们的父母亲在开始养育你们时,有许多比二十一岁大不了多少。这样你就可以明白问题的严重性了。

如果生孩子的人本意就是要成为养育孩子的人,则生孩子的事就必须要到你们五十岁以后才行!

生孩子的事应由年轻人去做;那是因为他们的身体已经发育好了,强壮了。养孩子的事应由年长的人去做,那是因为他们的心智已经发育好了,强壮了。

但在你们的社会,你们却坚持生孩子的人必须负责养育孩子——结果是,你们不但使得做父母十分艰困,也把环绕着性的许多能量给扭曲了。

尼:呃……可不可以再解释一下?

神:当然可以。

许多人都已观察到我所观察到的事实。也就是说,许许多多人——或许绝大部分的人——在有能力生孩子的时候,还不真正有能力养育孩子。然而,在人类发现了这个事实后,却选了正好错误的途径。

你们本应让年轻人去享受性的欢乐,若生了孩子,则由年长者带养;你们却告诉年轻人,除非他们准备好负起养育孩子的责任,否则就不要从事性生活。

你们让他们认为在此之前有性经验是“错”的,因而在性的周围造成了一层禁忌,然而,性却本是人生最欢天喜地的事情之一。

当然,这种禁忌是后生几乎不会去理睬的,而理由颇为得当。因为去遵从这种禁忌,根本是不自然的。人类在感受到内在的讯息告诉他们已经准备好时,就渴望着配对与交合。这是人的天性。

然而,他们对自己天性的看法,却十分有赖于父母怎么告诉他们,这比他们内在的感觉还更有分量。你们的孩子期望你们告诉他们,人生是怎么回事。

因此,当他们开始想要偷看对方,想要纯真的跟对方玩耍,想要探测对方的“不同”时,他们就期待父母给他们讯号。看他们的这种天性是“好”的?还是“坏”的?是受赞许的,还是要被捏死的?要受挫折的?

从观察得知,对于人性的这一部分,许多父母告诉他们孩子的话,都是旁枝末节,就是不指向问题的核心。什么别人怎么说的啦,宗教怎么说的啦,社会怎么看的啦等等。

你们这一物种的自然秩序是,性在九岁到十四岁间开始萌芽。十五岁以后,大部分人都已具备性别而且表现出来了。于是,开始了与时间的竞赛:孩子拼命向前,要把欢乐的性能量做充分的释放,父母则拼命阻止。

在这场斗争中,父母处于先天弱势,因为,他们想要孩子不去做的,正是天性中的事。他们是逆天而行。

因此,大人们发明了种种家庭的、文化的、宗教的、社会的和经济的限制,说辞与压力,以便让自己对孩子的要求显得正当。因此孩子渐渐接受自己的性是不自然的观念。但“自然的”事怎可能这么被羞辱、被制止、被控制、被否定呢?

尼:嘿,我想你有点夸张了。你不觉得你有点夸张吗?

神:真的?对于四、五岁孩子身上的某一部分,做父母的竟然连正确的名称都不肯用,你想对这孩子会有什么样的冲击?你们怎么告诉孩子你们这一部分的舒服程度?而你们又认为他们这一部分的舒服程度应该是怎样?

尼:呃……

神:对,就是“呃”……

尼:是啊,就象我祖母常说的:“我们是不用那些字的。”我们只说“嘘嘘”“屁屁”——这听起来好多了。

神:只因为你们对身体这部分的名称添加了太多负面的“包袱”,所以你们极少在平常的谈话中用这些字。

当然,孩子们在年幼的时候,搞不清楚父母为什么会这样;他们只是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认为身体的某些部分“碰不得”“说不得”,凡是与它们有关的,都让人难堪——如果不是“错”的话。

等孩子慢慢长大,到了十几岁的时候,他们会发现,事实并非如此;但那时你们又会以非常清楚的言词告诉他们,性生活会让人怀孕,他们如何必须负起养育孩子的责任,因此,他们就有了另一种性是“不对”的理由,于是循环完成。

你们的社会之所以不仅是小有混乱,而是濒临浩劫,正是因为你们愚弄自然——愚弄自然的结果永远是如此。

你们制造了性尴尬,性压抑,性羞愧——因而导致性禁忌,性失调和性暴力。

就以一个社会而言,凡是你们觉得尴尬的,永远都被禁止;凡是被压抑的,永远都会失调;而凡是内心明明觉得不该羞愧的事,却必须羞愧的,永远都会引发暴力以为抵抗。

尼:那么,弗洛伊德的有些话是对的了。他说,人类的愤怒有许多成分跟性有关——某些基本的和自然的生理本能、兴趣与渴望,因被压抑而产生内心深处的愤怒。

神:你们的许多精神病学家都做过这样的诊断。人因为明明知道他觉得那么好的事情不该感到羞耻,却又真的感到羞耻与罪恶,因此愤怒。

首先,对于你“应该”认为那么“坏”的事觉得那么“好”,这就让人会跟自己生气。

然后,当他们终于明白他们被骗了——原来性是人的经验中美妙的、可敬重珍惜的、光辉灿烂的部分——他们就开始恼怒:恼怒父母对他们的压抑;恼怒宗教对他们的羞辱;恼怒异性对他们的挑衅;恼怒整个社会对他们的控制。

最后,他们开始恼怒自己,竟然允许所有这些人与事来禁止他们。

这种被压抑的愤怒,大部分都用来建构社会扭曲的、误导的道德价值——这个社会用纪念碑、雕像、邮票、电影、图书、摄影和电视节目,去歌颂与推崇世界上最丑陋的暴力,却隐藏世间某些最美丽的爱之行为——更糟的是,使它们看来低贱。

而所有的这些——所有的这些——都是由一个意念产生:那些生孩子的人,必须独自承担养育孩子的责任。

尼:但如果生孩子的人不负责养育孩子,谁该负责?

神:整个社会。特别是年长的人。

尼:年长的人?

神:在大部分进步的民族和社会中,是年长的人养育孩子,教育孩子,训练孩子,将民族与社会的智慧、教诲与传统传给孩子。以后在我们讲到这些进步文明时,我还要再谈这件事。

凡是年轻人生小孩不被视为“不对”的社会——因为在这样的社会,年长者会养育小孩,因此不致有不胜负荷的责任与负担——性的压抑是闻所未闻的事,同样,强暴、性异常、性功能失调,也是闻所未闻的。

尼:我们的地球上有这样的社会吗?

神:有,但正在消失。你们想要扫除他们,同化他们,因为你们认为他们是野蛮人。在你们所称为的非野蛮社会,孩子(妻子、丈夫也同样)被认为是财产,是私有物,因此生孩子的人必须成为养育孩子的人,因为必须照顾自己“所拥有”的东西。

你们的许多社会问题,根本上出自你们的一个观念,认为妻子与儿女是私有物,认为他们是“你”的。

以后当我们探测与讨论高等演化的生命时,我们会再谈整个的“所有权”问题。但是目前,先让我们把这个问题想一想:有任何人在生理上可以生孩子的年龄,就已经在心理上准备好了要养孩子吗?

事实是,大部分人类到了三十、四十仍未具备养孩子的能力,而且也不应期盼如此。他们自己还没有活到可以把深刻的智慧教给孩子的阶段。

尼:我听说过这类的想法。马克吐温就曾提过。有人曾听他说:“我十九岁的时候,我爸爸什么都不知道。但当我三十五岁时,很吃惊,这老人已经那么有见地。”

神:他说得好。你们年轻的时候并不是要去教导真理的,而是要去搜集真理。在你们还没有搜集好真理的时候,怎么可能去教导真理呢?

当然是不能。因此你们就只得把别人教你们的真理教给他们——你们父亲的、母亲的、社会的、宗教的。不论什么,乱七八糟都有,只是没有你们自己的。因为你们自己还在寻找。

而你们会一直找寻,一直实验,一直发现,一直失败,形成又改造你们的真理、你们对自己的观念,一直到你在这星球上半个世纪或近乎半个世纪之久。

然后,你们才在自己的真理中安身下来。而你们每个人所承认的最大真理,可能就是根本没有恒常的真理;真理,象生命一样,是一种改变着的、成长着的、演化着的东西——在你刚刚以为演化的过程已经停止时,它却没有,却真的刚刚开始。

尼:没错,我已经到了这个年龄。我已经五十多了。我已经到了这个阶段。

神:嗯。你现在是个比较聪明的人了。是一个长者了。现在你该养育孩子了。或说得更正确些,从现在算起十年。养育后代的应该是长者,而天意也本是如此。

懂得真理与生命的是长者。他们知道何者重要,何者不重要。他们知道内外合一、诚实、忠诚、友谊与爱,这些用词究竟是什么意思。

尼:我明白你此处的论点。虽然难以接受,但我们有许多人却真的在有了自己的孩子以后,才开始刚刚从“孩子”走向“学生”的阶段,但此时,我们却发现我们必须开始教孩子。所以,我们就想,那我们就教他们我们父母教我们的吧。

神:于是,父亲的罪就会落到儿子身上,甚至要落到第七代。

尼:我们怎么样才能改变?怎么样才能终止这循环?

神:把养育孩子的责任交到可敬的长者身上。父母想要看孩子,任何时候都可以去看,只要愿意,任何时候都可以跟孩子住在一起。但不再独自负起养育和照顾孩子的责任。孩子的生理需求、社会需求与精神需求,由整个社会来供应。教育与价值观由长者给予。

日后当我们谈到宇宙中其他文明时,我们将会讨论一些新的生活模式。但那些模式在你们目前构铸的生活中无法运作。

尼:你的意思是?

神:我的意思是,你们不止做父母的方式无功效,整个的生活方式都是如此。

尼:请再解释一下。

神:你们彼此远离。你们撕裂了家庭,肢解了小型的社群,而投向大城。“部落”、族群或社群,将对群体的责任视为自己的责任,但在大城市却人多,群少。结果,你们便没有了长者。至少不能在近处求得。

更糟的是,你们不仅远离长者,而且把他们推到一边。把他们边缘化。把他们的力量撤走。甚至恨他们。

没错,你们社会中的某些成员甚至恨年长者,声称他们在吸社会的血,要求的权益使你们年轻人付出的税捐越来越多。

尼:没错。有些社会学家就在预言将有世代战争,年轻人指责老年人要求越来越多,贡献却越来越少。现在已经有许多年老公民了,等“战后婴儿潮”都年老以后,问题更严重,因为这一代的寿命一般更长。

神:然而,如果说你们的年长者没有贡献,那是因为你们不让他们贡献。当他们正能够对公司做出某些好成绩时,却强迫他们退休;当他们的参与正能够为活动带来某些意义时,你们却迫使他们从活跃的、有意义的参与中退出。

不但在养育孩子方面,就是在政治上,经济上,甚至宗教上,你们都变成了年轻崇拜、老人遣散的社会,而原先在这些方面,年长者至少有其立足点。

你们的社会也变成了一种单数社会,而非多数社会。也就是说,你们的社会是由个体组成的,而非由群体。

由于你们把社会个体化和年轻化,你们便失去了它的丰富与资源。现在你们是既不丰富又无资源,太多太多的人活在情感与心理的贫乏和破败中。

尼:那我又要再问:有没有一个办法是可以结束这种循环的?

神:首先,看清并承认这是事实。你们有太多的人生活在不承认中。你们有太多的人,把本来就是这样的情况装做根本不是这样。你们是睁眼说瞎话,自己不肯听事实的真相,更不用说去传播。

稍后,等我们讲到高度演化的生物时,我们还要再谈这一点,因为未能观察到、未能承认实情,并非小事。如果你们真想改变现况,我希望你们允许自己听听我的话。

说真话的时刻业已到来;单纯而明白的。你准备好了吗?

尼:准备好了。这就是我为何来与你相会。这就是整个这三部书的对谈何以会开始的理由。

神:真理与实情往往令人不舒服。只有那些不想忽视的人,真理与实情才令他们感到宽慰;不但令他们感到宽慰,而且能激发他们,给予他们灵感。

尼:对我来说,整个这三部曲都是激发我的、给予我灵感的。请说下去。

神:我们有很好的理由可以乐观。我观察到事情已在开始改变。在你们这物种中,越来越有人强调社区的重要性,建构扩延式家庭。你们也日渐尊崇长者,在他们的生活中建造意义与价值,并从他们生活中求取意义与价值。这是在极有益的方向上前进了一大步。

所以,事情在“转头”。你们的文化似乎已采取步骤。而现在开始前进了。

这些改变不可能一日即成。比如,虽然你们养育孩子的方式,是你们目前思想的肇因,你们却不可能一下子把它全部改变。然而,你们却可以一步一步的改变你们的未来。

读这三部曲是步骤之一。在我们谈话结束前,这本书会再三的反复重点。这些复述不是出于偶然,而是为了强调。

由于你问到该如何建构你们的明日,现在就让我们先看看你们的昨日吧!

(编辑:success001.com

《与神对话》作者:尼尔.唐纳德.沃尔什简介

尼尔·唐纳德·沃尔什(Neale Donald Walsch)曾是电台主播、报纸记者和主编,在他人生最低潮期,一天因写了一封愤怒信给神,没想到这信竟得到了回答,也因此产生了一本惊世之作——《与神对话》,雄踞《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137周,拥有37种语言译本、销量超过1200万册,被广大读者称为“一生等待的书”。它是我们时代的灵魂圣经,它已经改造许多心灵,也必将改善你的生活。

《与神对话》主页>>>

相关链接

8801.net成功网

成功网自我暗示口诀---每天默念100遍以上,奇迹将在您身上发生!

每一天,在每一方面,我都越来越好。

潜意识CD定制 潜意识课程 全脑开发大师 潜意识视频 潜能开发机 安东尼罗宾 微宇宙音乐
陈安之 潜意识文库 星座能量音乐 廖阅鹏 意念耳机 双脑同步 潜意识音乐
潜意识实验室 露易丝.海  七田真  静心音乐 脑波音乐 早教革命
吸引力法则 欧林 七轮共振音乐 零极限 赛斯 卢勤 单词不用记
潜意识开发经典 激活松果体 双脑同步音乐 乔吉拉德 爱和乐 董进宇 禅修音乐
幼儿潜能开发 与神对话 医学共振音乐

思维导图

陈功雄 倪新威 经络音乐
潜意识早教机 拿破仑希尔 潜意识录音带 蒙台梭利 卓人右脑 NLP
TheSecret秘密 博恩崔西 超高频潜能CD 彼尚 周弘 海神之心 奥修
潜意识的力量 门罗研究所 记忆大师教程 能量板 爱育幼童 一分钟速算 作文三步法
双脑同步音频 催眠教材 超意识脑波 儿童读经 音乐疗法 李中莹 冯德全
进入潜能开发教材中心,立刻获取成功密钥!

微信咨询:13570930228,QQ:292919722;周一至周日为您服务

首页|关于我们|潜能|访谈|客户见证|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导航

潜能开发学苑的使命:让更多人开发潜能,拥有均衡式成功
全国统一订购及客服热线:13570930228;微信公众号w8801net
QQ客服号: 292919722、153562418;短信、微信:13570930228
Copyright ©2002-2016 潜能开发学苑 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3016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