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网 慧悦潜意识CD


高度演化的文化
 

本文摘自尼尔.唐纳德.沃尔什与神对话》(第3卷)

成功网会员免费申领潜意识开发指南VCD

参与社区交流:http://bbs.8801.net/forum-3-1.html

Neale Donald Walsch

分享感就是获利

尼:请再告诉我一些高度演化生物与文明的事。除了不因任何理由而互相屠杀外,他们跟我们还有什么不同?

神:他们分享。

尼:嘿,我们也分享!

神:不一样。他们分享所有的东西,跟所有的生物分享。没有一个生物是亏缺的。他们把世界和环境的一切自然资源都公平分配,人人有份。

一个国家、一个群体,或一个文化,不能因为某种资源正巧出现在他们的地理位置上,就认为那是“他们的”。

一个或数个被各个物种称为“家”的星球,会被那个体系中所有的物种认为是他们所共有。事实上,那个星球或一群星球的本身,就被认为是一个“体系”。

它被认作是一整个的体系,而不是各个部分或元素的聚合,并不认为其中任何部分都可以遭到毁灭、屠杀,而不伤及体系本身。

尼:我们称它为生态体系。

神:嗯,比那还大。它不止是生态。因为生态(ecology)的原意只是指星球上的自然资源与星球上的栖息者间的关系。但它也指栖息者跟自己的关系,栖息者互相之间的关系,以及他们与环境的关系。那是所有有生命的物种之相互关系。

尼:“物种体系”(speciesystem)!

神:对!我喜欢这个用词!好用词!因为我们谈的东西比生态体系更大!那真的是物种体系。或者象柏克敏斯特•傅勒(Buckminster Fuller)所说的“心智层”(noosphere)。

〔译注:法国古生物学家、哲学家德日进(Pierre Teilhard de Chardin)于一九四九年创造的新词:noos,希腊文为“心智”,指人类进化过程中人类意识和智力活动超越生物圈的较高层次和领域,智力圈将不断发展,直至最终取代生物圈。〕

尼:我比较喜欢物种体系;比较容易懂。我搞不清楚“心智层”是在说什么!

神:柏克也喜欢你的用词。他不执着。他一向喜欢简单明了。

尼:你现在也在跟柏克敏斯特•傅勒说话?你把这对谈弄成降神会了?

神:就说我有理由知道那柏克敏斯特•傅勒的本体会高兴你的新词好了。

尼:哇呜——,棒透了。我觉得,这真酷——能够知道那一点,真酷。

神:“酷”,我同意。

尼:那么,在高度演化的文化中,重要的是物种体系。

神:没错;但这并不表示个体不重要。完全相反。任何决定最先考量的,就是对物种体系的影响——这正反映了个体何等重要。

他们认为物种体系维持所有的生命。每一个生物在最佳的状态。因此,不做任何损害物种体系的事,便是肯定每个个体生命都是重要的。

重要的不只是有地位、有影响力或有钱的个体。也不只是那些有权力、个子大,或自以为更有自我意识的个体。而是体系中所有的生物,所有的物种。

尼:这怎么能行得通?这怎么有可能?在我们的星球上,某些物种的需求必须放在其他物种的需求下,否则我们就无法过我们现在所知的这种生活。

神:你们已经很接近不能过你们现在“所知的这种生活”的边缘了。这正是因为你们坚持把大多数物种的需求置于一种物种的欲望之下。

尼:人类。

神:没错——但也不是这物种的所有成员。甚至也不是最大多数,而是非常少的少数(否则还有点道理可言)。

尼:就是最有钱、最有权的。

神:这是你们自招的。

尼:又来了。又是对那最有钱、最有成就的人的长篇说教。

神:差远了。你们的文明不值得长篇说教,就象一屋子的小孩不值得说教一样。人类要怎么做——对自己和互相之间——就怎么做,一直到他们明白那样做不符合他们的最佳利益为止。否则不论多少的说教都不能改变他们的行径。

如果说教有用,你们的宗教老早就见效了!

尼:喔!哒哒哒!你今天是跟人人都过不去,对不?

神:我根本不做这种事。这些纯粹的观察刺到你们了?那么,要看看为什么刺到。这是我们双方都知道的。真理常让人不舒服。而这本书是为了把真理带给你们。就如我所给予灵感的其他著作。还有电影。电视节目。

尼:我不敢确定要不要鼓励人看电视。

神:不论好坏,电视是你们现今社会的营火。并不是媒体把你们带往你们说你们不想去的方向,而是你们置于其中的讯息。不要归罪媒体,有一天,你们将可用它来传播不同的讯息……

尼:我可以……再回到原先的问题吗?我还是想知道一个物种体系如何能平等对待该体系中所有物种的需求而得以运作。

神:所有的需求都平等对待,但所有的需求并非平等。那是个比例的问题,是个平衡的问题。

高度演化的生物深深了解,创造并维系我们这里称为的物种体系之所有有形体生物,其需求必须获得满足,他们才能存活。他们也了解,就以各个有生之物需从这个体系求得的供应而言,各自的需求并非相同,也非平等。

让我们以你们自己的物种体系做例子。

尼:好……

神:让我们以你们称为“树木”和“人类”的两种生物来说明。

尼:同意。

神:树木,显然不象人类一样,每天需要那么多“供应”。

所以两者的需求并不平等;但却互相关连。也就是说,两者互相依赖。你们必须象关心人类需求那般关心树木的需求,但两种需求的本身却是不一样的。可是如果你们忽视某一物种的需求,就是自取灭亡。

我之前曾提到的一本书——《古代阳光的最后余辉》是极具重要性的,它把这些事情都做了令人动容的描述。

它提到树木吸取你们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将其中碳的成分转化为碳水化合物——也就是利用它来生长。(植物所制造的样样东西,包括根、茎、叶,甚至坚果与水果,都是碳水化合物。)同时,这气体中的氧气则被释放出来。那是树木的“废物”。

另一方面,人类却需要氧气才能生存。你们大气中的二氧化碳甚多,而氧气则甚少;如果不是树木把二氧化碳转变为氧,则人类这个物种就不能活下去。

你们则释放(呼出)二氧化碳,而这又是树木所需要的。

你明白这平衡吗?

尼:当然。那么巧妙。

神:谢啦。现在,请不要再破坏它。

尼:噢,得啦。我们每砍一棵,就种两棵。

神:没错。可是,如果要长到你们砍倒的老树那么壮,那么大,可以放出等量的氧气,却至少要等三百年。氧气制造厂——就是你们称为亚马逊雨林的地方——平衡大气的能力至少要两三千年,才能由你们现在栽植的树木取代。

不过不用担心。你们每年砍掉数万英亩的森林,可是,不用担心。

尼: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做这种事?

神:因为你们要开地养牛,再杀来吃。养牛据说对雨林当地的人提供更多的收入。所以,做这种事的人便口口声声说是让土地增加生产。

然而,在高度演化的文明中,他们却不认为侵蚀物种体系是生产,而认为是破坏。所以,高生物便找到了平衡各物种所需的办法。他们选择这样做,而不选择只满足某一小群物种欲望的办法,因为他们明白:一个体系如果遭受破坏,则体系内的任何物种都不得存活。

尼:天啊,这真是再明显不过。明显得让人痛心。

神:如果未来几年你们所谓的优势物种不醒悟过来,则这“明显”还会更令人痛心。

尼:我明白了。我大大明白了。我该做点事。可是我觉得好无助。有时候我觉得好无助。我能做什么,才能让事态有所改变?

神:没有什么是你必须去做的,但有许多事情可以做。

尼:请指示。

神:长久以来人类就想在“做”的层次来解决问题,却不怎么成功。这是因为真正的改变永远都在“是”的层次,而不在“做”的层次。

噢,当然,你们有了一些发现,在科技上有了一些进展,在某些方面,你们让生活容易了些——但是否好了一些,却很难讲。在较大的原则方面,你们的进步却非常慢。你们现在仍然面对着多少世纪以来你们星球上面对的原则问题。

“地球的存在是为了让优势物种利用的”这个观念,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如果你们不改变你们如何是(如何生活),你们就不可能改变如何做。

你们与你们的环境以及其中的一切究竟是什么关系,在这种关系中你们是谁——除非你们改变这方面的想法,否则你们不可能有不同的做法。

这是意识方面的事。在改变意识之前,你们必须先提升意识。

尼:怎么做?

神:不要再默不吭声。说出来,大声嚷嚷,引发议论。你们甚至可以提升一些集体意识。

举一件事为例。为什么你们不种大麻来造纸?你们知道全世界每天的报纸要用多少树吗?还不用说纸杯、纸巾和外带纸盒了。

大麻成本低,收成容易,不但可以造纸,而且可以制造最结实的绳索,最耐穿的衣服,甚至你们星球上最有效的药材。事实上,大麻的栽植那么便宜,收成那么容易,用途那么多,以至于有强有力的国会游说团在反对它。

但这种植物几乎处处可种,如果允许普遍种植,许多人可能就没钱可赚。

这只是一个例子,说明在人类事务的经营上,贪婪如何取代了常识。

所以,让你认识的每个人都看这套书。不仅是为了让人得知这件事,也得知书中所说的一切。而且可说的事情还有许多许多。

只要翻开书看看……

尼:没错,但我已经开始觉得丧气了——象许多看过第二部的人一样。难道说下去的只是我们如何如何破坏此处的一切,即将把它毁灭殆尽吗?因为我不能说这就是我期望的……

神:你不是曾期望获得灵感吗?你不是曾期望被激发吗?学习和探讨其他文明——先进的文明——既能给予你灵感,又能激发你!想想看那种种的可能性!想想看那种种的机会!想想看转角之处那灿亮的明天!

尼:假如我们能醒过来的话。

神:你们会醒过来的!你们正在醒过来!范型正在转移。世界正在改变。这些都正发生在你们眼前。这套书就是其中的一部分。你就是其中的一部分。记住,你就是有机会治疗这一切的人。你之所以在这里,别无其他理由。

别放弃!不要放弃!最伟大的冒险才刚刚开始!

尼:好。我选择受高度演化生物的榜样与智慧的激发,由他们获取灵感,而非被挫丧气。

神:很好。以你们说你们人类想走的方向而言,这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从对其他生命的观察,却是使你们得以记起许多事情来。

高生物生活在一体性中,有深深的互相关连感。他们的行为是由他们的发起念头(sponsoring thoughts)所创造,正如你们的行为是由你们的发起意念所创造。这发起意念,你们可以称它为社会上的基本指导原则。

尼:那么,高生物的社会基本指导原则是什么?

神:首要的指导原则是:我们都是一体。

一切决定,一切选择,一切你所称为的“道德”与“伦理”,都是以这原则为基础的。

第二个指导原则是:一体中的一切都互相关连。

在这原则下,物种中的任何成员都不可能、不会想要仅仅因为“它最先拿到”或因为“在它手上”,或因为“供应不足”而把某个东西据为私有。

它们深深体认,并且尊崇物种体系内所有有生命的东西互相依存。每个物种的相互需求经常维持着平衡——因为一直放在心上。

尼:这第二个指导原则是否意谓着没有“个人所有权”这种事?

神:不象你们所以为的那样。

高生物的“个人所有权”是指他对在他照顾下所有的好东西的个人责任。高度演化生物对物品的感觉是“珍视”感,在你们的用语中最接近的是“管家”(stewardship)。

高生物是管家,而非“所有者”。

“拥有”二字及其背后的含意,不是高生物文化的一部分。没有个人所有权或“个人所有物”这类事。高生物并不占有(possess),高生物抚爱(caress)。也就是说,他们拥抱、抚爱、珍惜和照顾东西,却不把东西据为己有。

人类占有,高生物抚爱。以你们的用语,只能这样形容两者的不同。

在你们的历史早期,人类会觉得凡是落在他们手上的东西,一概属他们所有。这包括配偶、儿女、土地和土地上的一切资源。“财产”,以及他们的“财产”可以弄到手的一切东西。这种想法有一大部分直到今日仍然被人类社会视为真理。

人类深陷在这种“所有权”的观念中。那从远处观察这现象的高生物称这为你们的“占有狂”。

现在,由于你们已经有所演化,所以你们越来越了解你们其实并不能真正拥有或占有任何东西——尤其是配偶和儿女。但是,你们仍旧有很多人牢牢执着于拥有权,以为你们可以拥有土地,地上、地下以及空中的一切。(真的,你们甚至说有“领空权”!)

宇宙中的高生物却深深了解,他们脚步下的物理星球不是由任何个体所能拥有的;然而,他们的社会却可以把一小块土地交由个人照顾。

如果他是个好管家,则可获社会允许或要求将土地照顾权传给下一代,下一代又可再传给更下一代。然而,任何时候,当后代未能把土地照顾好,就不再有这管家的资格。

尼:哇!如果这是这里的指导原则,则世界上一半的产业界都得放掉他们的财产!

神:而全球的生态体系也会在一夜之间有重大改善。

你知道,在高度演化的文化中,绝不会允许你们所谓的“公司”为了利益而破坏土地,因为明明很清楚可以看出,那拥有公司或为公司工作的人,都会因土地的破坏而生活品质大受损害,无法复原。那么,利益何在?

尼:不过,损害是多年以后才会感受到的,利益却眼前可见。所以这可以叫做短期利益(长期损失)。但是,如果你自己经历不到这种长期损失,有谁会在乎它呢?

神:高度演化生物在乎。但由于如此,他们的寿命也长得多。

尼:长多少?

神:长了许多倍。在某些高生物社会,生物是永远活下去的——或在躯体里要活多久就活多久。因此,在高生物社会中,个体生命一般都会经历到自己所作所为的长期后果。

尼:他们怎么能让自己活那么久?

神:当然他们从来就不是不活的,正象你们一样。但我知道你说的意思。你是说他们在“躯体里”。

尼:没错。他们怎么能让自己在躯体里待那么久?为什么能做到这一点?

神:第一,他们不污染空气、水和土地。他们不把化学物品放进土壤,所以那靠土壤维生的植物与动物也不会中毒,吃植物与动物的人也不会。

事实上,高生物绝不会用化学品去污染土地与植物,让植物吸收了化学品再让动物吃,自己再去吃吸收了化学品的植物与动物。高生物看得清清楚楚,这是自杀。

因此,高生物不会象人类这样污染环境、空气和自己的身体,你们的身体是奇妙伟大的创作,原意比你们所允许它们的要“耐用”无限久远。

高生物的心理行为也跟你们不同,更使他们长寿。

尼:比如?

神:高生物从不忧虑——甚至也不了解人类的“忧虑”或“压力”是什么意思。高生物也不会“愤怒”“怀恨”“嫉妒”或“恐慌”。

因此,高生物就不会在身体里制造腐蚀和破坏身体的化学反应。高生物会认为这是“自残”。他们不会这样做,正如他们不会去残食其它的躯体。

尼:高生物怎么做到的?人类能这样控制情绪吗?

神:第一,高生物明白所有事物都是完美的,宇宙自有其运作的历程,他们唯一须做的,就是不去干扰。所以,高生物从不忧虑,因为他们懂得这历程。

你的第二个问题,答案是:人类可以这样控制。只不过,有些人不相信自己有此能力,又有些人没有选择去展用它。有少数人做着这方面的努力,因而会长寿许多——这是说,如果化学品和空中的毒气没有杀死他们,又如果他们没有自愿用其他方式毒死自己的话。

尼:等等。我们“自愿毒死自己”?

神:你们有些人是这样没错。

尼:怎么毒?

神:我说过,你们吃毒品。你们有些人喝毒品。你们有些人吸毒品。

高度演化的生物会觉得这种事情不可思议。他无法想象你们怎么可能明知故犯的把对身体不好的东西纳入身体里边。

尼:哦,原因是,我们觉得吃、喝、吸某些东西蛮享受的。

神:高生物却发现在躯体内的生活是享受的;她无法想象既然预先知道某些事情会减少寿命,终止寿命,或使身体痛苦,怎么还会去做。

尼:我们有些人并不相信吃许多红肉、喝酒或吸植物烟,会减少或终止寿命,或让身体痛苦。

神:那就表示你们的观察能力颇为鲁钝。需要敏锐化。高生物会建议你们环顾四周。

尼:嗯,没错……宇宙中高度演化的社会还有其他什么特质?

神:没有羞耻。

尼:没有羞耻?

神:也没有“罪疚”这种东西。

尼:那么,当一个人证明自己是土地的“坏管家”时,那又是什么呢?你不是说别人会把土地拿走吗?这不表示他受到审判,被认为有罪?

神:不是。那表示他被观察到不能把土地照顾好。在高度演化的文化中,生物从来不会被要求去做他们没有能力去做的事。

尼:假如他们仍然想要做呢?

神:他们不会“想要”做。

尼:为什么?

神:既然证明了没有这个能力,就消除了他们这个愿望。他们了解,既然他们没有能力去做某件事,却硬要去做,就可能伤害到他人。这种事是他们永远不会想去做的。因为,伤害他人就是伤害自己。这一点他们很清楚。

尼:所以,还是“自我保护”在驱使。这跟我们地球上没什么不同。

神:当然!唯一不同的是,“自我”的定义不同。人类把“自己”(自我)定义得非常窄。你们说的是你自己、你的家人、你的社区。高生物对自己的定义却很不一样。她说的是自己、家人、社区。

尼:就好象唯有一个。

神:正是只有一个。这是关键所在。

尼:我明白了。

神:因此,在高度演化的文化中,一个生物如果证明了它没有能力养育幼儿,它就不会坚持去养育。这就是为什么在高度演化的文化中,孩子不会去养育孩子。幼儿是交由长者养育的。这并不意谓孩子被迫离开生身父母,丢给完全陌生的人去养育。不是。

在这些文化中,年长者跟年轻人生活得很密切。他们并没有被推开去过他们自己的日子。他们并没有被忽视,任凭他们自己去计划自己晚年的命运。年长者受到尊敬,善待,是充满爱心而活跃的、社区的一部分。

当幼儿诞生,年长者已深植于社区和家庭的核心,准备好了;他们对幼儿的养育是理所当然的,正如你们现在社会中认为由父母带养理所当然。

不同的是,幼儿虽然始终知道谁是“父母”——在他们的用语中跟“父母”最相近的,则是“生命的给予者”——他们的生活基本知识却不需从父母学习;因为父母也还在学习生活的基本知识。

在高生物社会,学习历程是由长者规划和监理的,儿童的住宿、饮食与照顾,也是如此。儿童的成长环境充满了智慧与爱,有非常非常大的耐心,有非常非常深的了解。

给予儿童生命的年轻人则通常在外,去迎接年轻的生命所面对的挑战,去体会年轻生命的欢乐。他们愿意跟幼儿在一起多久就多久;他们也可以跟孩子一同住在长者之居,跟孩子生活在一个“家”的环境中,被孩子认为是家庭的份子。

那是一种非常整体的、合而为一的体验,担负照顾孩子之责的是长者。这是荣誉,因为整个物种的未来交在长者的手上。在高生物的社会中,大家都明白,要年轻人负起这么重大的责任是过分的。

这种情况我以前说过——我曾说,你们星球上如何养育后代,该如何改变。

尼:是。谢谢你再加解释,再度说明如何运作。那么,回过头来说:高生物不论做了什么事,也不会觉得羞耻或罪恶?

神:不会。因为罪恶与羞耻感是外加的。当然,外加的东西可以被内化,但它原本却是外加的。这从来就是外加的。

神圣的生物(一切生物都是神圣的)从来就不会认为它自己或自己所做的任何事情是“羞耻”或“罪恶”的—— 一直到它自己之外的某人给它贴上这样的标签。

在你们的社会中,婴儿会因为它的“洗澡习惯”而觉得害羞吗?当然不会。一直要等你们告诉他,他才会。儿童会因玩性器而有“罪恶”感吗?当然不会。一直要等到你们告诉他,他才会。

一个文化的演化程度会从它标示“羞耻”与“罪恶”的程度显示出来。

尼:没有任何行为可以称为可耻?不管人做了什么,他都不会有罪?

神:我已说过,没有对与错这种东西。

尼:有些人还是不能了解这一点。

神:要了解这里所说的,必须把这套对话录整体阅读。断章取义,会不得其解。前面所说的智慧,第一部和第二部都做过详细的解释。你在这里问的是宇宙中高度演化的文化,他们已都领悟了这一种智慧。

尼:好得很。这些文化还有什么地方与我们不同?

神:很多地方。他们不竞争。

他们明白,一个人失败,就人人失败。因此,他们不办任何“比赛”;因为他们不会教育孩子(或鼓励大人)有人“赢”有人“输”竟然是娱乐。

再者,我已说过,他们分享一切。当任何人有所需的时候,他们不会仅仅由于资源短缺而囤积或据为已有。相反,这正是他们要分享的原因。

在你们的社会中,当物品短缺的时候,你们即使分与他人也会提高代价。用这种方式,你们确保即使将你们所“拥有”的东西分与他人,你们也可以因此“致富”。

高度演化的社会也因分享而致富。但他们跟你们不一样的地方是他们对“致富”的定义。高生物觉得跟他人免费分享一切就是“致富”,无需“获利”;事实上,他们认为那分享感就是“获利”。

在你们的文化中有数种指导原则,造成了你们的行为。我以前说过,最基本之一是:适者生存。这可以称为你们的第二指导原则。你们社会所创造的一切都以它为基础。经济、政治、宗教、教育、社会结构。

然而,在高度演化的生物看来,这原则的本身却是矛盾的。它是自相冲突的。

因为高生物的第一指导原则,是我们全是一个,因而除非“我们全部”都适应,“个人”就不可能“适应”。

因此,“适者生存”是不可能的;不然就是“唯一”可能的事。因为,只有当所有的都适应,那“适者”才“适应”。

你明白吗?

尼:明白。我们称这为共产主义。

神:在你们的星球上,任何不让你们以他人为代价而获利的制度,你们立刻弃之如敝屣。

一个政治或经济体系,如果想要将“所有的人”的资源创造出来的福利均分给“所有的人”,你们就说这种体系违背自然秩序。然而在高度演化的文化中,自然秩序就是均分。

尼:即使什么都不做的人?即使对大众福利没有任何贡献的人?甚至邪恶的人?

神:活着就是大众福利。如果你活着,你就对大众福利有贡献。要一个精神体住在肉体中,是非常艰困的事。就某种意义来说,这是一种重大牺牲。

然而,为了那万有能够以经验的方式认识它自己,为了在下一个最伟大的意象之最恢宏的版本中,重新创造它自己,这牺牲却是必须的,甚至是让人享受的。

务须明白我们为什么到这里来。

尼:我们?

神:那组合成集体的灵魂们。

尼:你让我迷糊了。

神:我已经解释过,只有一个灵魂,一个存在,一个本体。你们有些人称为“神”。这唯一本体将它自身“个体化”为宇宙的一切——换言之,一切万有。这包括一切有情生命,或你们所称为的灵魂。

尼:所以,凡“存在”的灵魂都是“神”?

神:一切现在存在、过去存在与未来存在的灵魂都是。

尼:所以,神是一个“集体”。

神:这是我选用的字,因为在你们的语文中,它是最接近真相的。

尼:不是一个令人敬畏的单体,而是一个集合体?

神:并不必须是其一而不是其二。“跳出窠臼”来想想!

尼:神两者都是?是一个令人敬畏的单体,又是各个部分合成的集体?

神:说得好!好得很!

尼:这集合体为什么来到地球上?

神:为了以物质性或肉体性来表现它自己。以它自己的经验来认知它自己。为了做为神。这在第一部中我已详细解释过。

尼:你创造我们做为你?

神:其实,是我们创造。这就是你们何以被创造。

尼:人类是被一个集体创造的?

神:你们的《圣经》上写道:“让我们以我们的形象创造人,依我们的样子。”——后来的译文把它改了。

生命是历程,神借此历程创造它自己,又体验这创造。这创造的历程恒在进行中。一切“时间”中都在发生。相对性和物质性是神用以运作的两种工具。神是纯粹的“能”(你们称为精神或灵)。这本体(本质)就是圣灵。

“能”借由一个历程变为物质,灵则进入肉体内或肉体化。这样做是靠“能”名符其实的将自己放慢下来——改变它的摆动,或你们所说的振动。

那“本是一切”者以各个部分这样做。也就是全体的各个部分。灵的这些个体化单元,就是你们称为灵魂的。

事实上,唯有一个灵魂,不断的重新型塑它自己。这可以叫做再造(The Reformation)。你们统统是在造形中的众神(Gods In Formation)——神的讯息(God’s information!)

这就是你们的贡献!本身就完满具足。

简单的说,你们采取肉体形象,这本身就已足够。我不要更多,不需更多。你们已经对大众福利做了贡献。

你们使那唯一的公共元素(The One Common Element)得以体验那好,那善,那益(good),就连你们自己也曾这样写:神创造了天与地,地上走的兽,空中的鸟,海中的鱼,而那是非常好的。

但在经验上,“好”或“善”不可能没有它的对立面而存在。因此,你们也创造了恶,而这是善的后退运动,或反向运动。这是生命的反面——所以你们创造了你们称为死亡的东西。

然而,在最终的实相中,死亡是不存在的,仅仅是个编造品,是发明,是个想象出来的经验,好让你们更珍惜生命。

因此,“恶”(evil)是由“活”(live)反方向拼出!你们在语文上是何等聪明啊!你们在其中隐藏着甚至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智慧。

当你们了解了这整个宇宙观,你们就能领会这伟大的真理。那时,你们再把肉体生活的必需品与资源分享时,就不会要求回报。

尼:说得很美。但是,仍旧会有人管它叫共产主义。

神:如果他们愿意这样说,就让他们这样说吧。不过,我仍然要告诉你们:除非你们这共同生活的生物,懂得了什么叫共同生活,否则你们就不可能体验到神圣交流(Holy Communion,圣餐),不可能认识我是谁。

宇宙中高度演化的文化深深了解我这里解释的情况。在那样的文化中,不可能不分享。也不可能在必需品短缺时“涨价”,以图“暴利”。只有最原始的社会才会做这样的事。只有最原始的生物才会把共同需求的短缺视为牟利的机会。

高生物的体系不是由“供需”原则在推动。但供需原则却被人类称作是提升生活品质与公益的体制之一部分。可是,从高度演化的生物视野看来,你们的体制却违背了公益,因为它不允许那有益的事物被公共享用。

高度演化的文化另一个特妙的特征是,在他们的语言或文字中,或在他们任何传递讯息的方式中,都没有“你的”和“我的”这种概念。

在他们的用语中,私人所有格是不存在的,因此 ,当他们提到世间物时,就只能用冠词来形容。例如“我的汽车”,他们只能说成“目前的车”。“我的伴侣”或“我的孩子”就会变成“目前的伴侣”或“目前的孩子”。

“目前”,或“面前”,就是最接近你们所称为的“所有权”、“占有权”的用词。

“在……面前”的(in the presence of)就变成了礼物。这是生命的真正“礼物”(presents)。

因此,在高度演化的社会中,人甚至不会说“我的生命”,而只说“这面前的生命”。

这类似于你们所说“在神的面前”。

当你们在神的面前(任何时候当你们在彼此面前,就是在神的面前),你们永远不会想要把那属于神的不给神——而神又正是一切万有的任何部分。

你们会把那属于神的一切,自然的、平均的分给神,而任何部分都是神。

在高度演化的文化中,整个的社会、政治、经济与宗教结构,都是建立在这种精神领悟上。这是总括一切生命的宇宙观。

你们在地球上之所以创造出这么不和谐的状态,只是因为你们未能觉察与遵从这宇宙观,未能领会它,未能生活于其中。

(编辑:success001.com

《与神对话》作者:尼尔.唐纳德.沃尔什简介

尼尔·唐纳德·沃尔什(Neale Donald Walsch)曾是电台主播、报纸记者和主编,在他人生最低潮期,一天因写了一封愤怒信给神,没想到这信竟得到了回答,也因此产生了一本惊世之作——《与神对话》,雄踞《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137周,拥有37种语言译本、销量超过1200万册,被广大读者称为“一生等待的书”。它是我们时代的灵魂圣经,它已经改造许多心灵,也必将改善你的生活。

《与神对话》主页>>>

相关链接

8801.net成功网

成功网自我暗示口诀---每天默念100遍以上,奇迹将在您身上发生!

每一天,在每一方面,我都越来越好。

潜意识CD定制 潜意识课程 全脑开发大师 潜意识视频 潜能开发机 安东尼罗宾 微宇宙音乐
陈安之 潜意识文库 星座能量音乐 廖阅鹏 意念耳机 双脑同步 潜意识音乐
潜意识实验室 露易丝.海  七田真  静心音乐 脑波音乐 早教革命
吸引力法则 欧林 七轮共振音乐 零极限 赛斯 卢勤 单词不用记
潜意识开发经典 激活松果体 双脑同步音乐 乔吉拉德 爱和乐 董进宇 禅修音乐
幼儿潜能开发 与神对话 医学共振音乐

思维导图

陈功雄 倪新威 经络音乐
潜意识早教机 拿破仑希尔 潜意识录音带 蒙台梭利 卓人右脑 NLP
TheSecret秘密 博恩崔西 超高频潜能CD 彼尚 周弘 海神之心 奥修
潜意识的力量 门罗研究所 记忆大师教程 能量板 爱育幼童 一分钟速算 作文三步法
双脑同步音频 催眠教材 超意识脑波 儿童读经 音乐疗法 李中莹 冯德全
进入潜能开发教材中心,立刻获取成功密钥!

微信咨询:13570930228,QQ:292919722;周一至周日为您服务

首页|关于我们|潜能|访谈|客户见证|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导航

潜能开发学苑的使命:让更多人开发潜能,拥有均衡式成功
全国统一订购及客服热线:13570930228;微信公众号w8801net
QQ客服号: 292919722、153562418;短信、微信:13570930228
Copyright ©2002-2016 潜能开发学苑 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30160号-1